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
中國共產黨新聞>>中國工會新聞>>勞動觀察

女律師助理遭男子劫殺辱尸 家屬不滿判決將抗訴

2011年01月10日08:09  來源:新京報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兩名男子借法律咨詢的名義,對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女助理進行搶劫殺害,並對其尸體進行侮辱。

  日前,兩男子分別被北京二中院以搶劫罪、侮辱尸體罪判處死刑和死緩,同時兩人被判賠償死者家屬67萬余元。

  打進律所的陌生電話

  死者小閆28歲,生前是“正合律師所”助理。

  該律所位於朝陽平房鄉黃渠村,是小閆和男友孫某合開。孫某是執業律師,小閆因無律師執照,便給男友做助理。

  孫某稱,2009年5月27日,他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電話,對方說朋友進了看守所,能不能幫忙辦理取保候審。由於已買好當晚去外地的火車票,孫某告訴男子下午兩三時到律所,如果晚了隻能找自己的助理。

  當日下午,孫某未等到該男子,便將電話留給女友小閆,自己趕火車去了外地。當晚8時許,孫某最后一次和小閆通電話。得知要來咨詢的男子自稱有事晚到,小閆還在律所等。

  疑犯假咨詢真打探

  這個陌生電話來自楊某,此前曾五次因盜竊罪入獄。

  據楊某供述,2008年出獄后,他在平房鄉黃渠村租房,就在“正合律師所”附近。

  2009年5月,因為手頭沒錢,楊某找來呂某,商量“有機會偷就偷,沒機會就搶”。

  楊某想起“正合律師所”的孫某有一輛轎車,他以咨詢名義,得知孫某要去外地,僅留下女助理一人接待。

  當晚7時許,兩人見律所附近人多不好下手,電話謊稱“有事晚到”,隨后前往網吧消磨時間。

  女助理遭掐脖身亡

  當晚10時許,楊某和呂某再次來到律所,小閆接待了他倆。

  楊某供述,正當小閆轉身打算開燈時,呂某捂住其口鼻,楊某猛掐其脖子。“掐了大概一分多鐘,她停止了掙扎。怕她再掙扎,我又掐了幾十秒。”楊某說,隨后兩人在屋內翻找財物,拿走2500多元現金和車鑰匙等。

  兩人將小閆抬上轎車后座,呂某開車。由於不熟悉車況,呂某未鬆手剎強行挂擋開車前行,撞上律所附近的一個大石頭。圍觀居民有人認出邁騰車和車內的小閆,兩人稱是孫某的朋友,小閆喝多了。居民也就沒再過問,還幫他們鬆了手剎。兩人駕車離開。

  疑犯車內侮辱尸體

  據兩人供述,路上楊某想逼問銀行密碼,於是對小閆做人工呼吸,但小閆已經死亡。楊某對小閆的尸體進行侮辱。

  行至朝陽東恆時代小區附近,兩人將尸體抬至后備廂,棄車而逃后將搶來的2500余元瓜分。

  兩天后,楊某、呂某分別被警方控制。

  檢方指控,楊某、呂某預謀搶劫,假借進行法律咨詢,對被害人閆某進行攻擊,致其機械性窒息身亡。兩人搶得2500余元、黑色邁騰轎車一輛以及筆記本電腦等,價值14萬余元。

  檢方認為,應以搶劫罪、侮辱尸體罪追究楊某刑事責任,以搶劫罪追究呂某刑事責任。

  ■ 判決

  家屬不滿判決 將申請抗訴


  法院審理認為,楊某、呂某採用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財物,且致人死亡,已構成搶劫罪,所犯罪行極其嚴重。楊某還侮辱被害人尸體,構成侮辱尸體罪。因楊某屬於累犯,法院對其判處死刑。

  鑒於呂某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以及其家屬代為賠償死者家屬,法院判處其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楊某、呂某共同賠償死者家屬67萬余元。

  “殺人償命,為何呂某不判死刑?”昨日,死者小閆的父親情緒激動。閆家打算向檢方申請抗訴。對於67萬元的民事賠償,閆父擔憂“雖然判了,但是拿不到錢”。此前,呂某家屬已賠償5萬元,尚扣押在法院。

  對此,易行律師事務所律師鄭環宇表示,如果被告人無力賠償,而被害人又家庭困難,可向法院申請司法救濟。(記者朱燕)

(責編:賈玥)
新聞檢索:    

全總要聞

全總發布會

勞動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