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宋山木案揭秘:员工无人身自由禁用真名改姓黄金

胡非非

2010年12月26日13:00  来源:新快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宋山木案揭秘:员工无人身自由禁用真名改姓黄金
  
1997年的宋山木和李木子与获得奖学金的学生合影。山木培训供图


  1988年宋山木组建摄影协会,摄影一直成为他学生时代赚钱的工具。山木培训供图
受害人罗云(化名)。资料图
宋山木办公室中放置的宋山木个人照片。新快报记者李咏祁/摄


  “宋山木案”一审宣判了,对于结果,受害人罗云(化名)是否能接受?她眼中的宋山木是一个怎样的人?山木集团到底在执行一种什么样的企业文化?昨日,罗云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对宋山木给自己造成的巨大伤害进行了沉痛控诉,其间几度哽咽。

  “我也看了(媒体报道)宋山木的母亲在法庭上哭诉说的那些话,我想说,你是作为一名母亲,但是我妈妈也是一名母亲,你现在敢当着你儿子的面,让你儿子发誓说我不是被迫的吗?我问下她儿子敢发这样的誓吗?我敢!”——受害人罗云

  “我一直生活在焦虑之中”

  新快报:你对判决结果怎么看,满意吗?

  罗云:我自己觉得还是有点轻,但起码来说,法律给了我一个公正的结果,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我是清白的。赔偿我不在乎,我要的是宋山木的(强奸)罪名成立。

  其实当我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前日判决时,罗云未到庭,结果由代理律师通知她。记者注),高兴是有一点吧,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很焦虑的心情(难过)。

  新快报:为什么焦虑,因为他要上诉?

  罗云:(有些哽咽)其实从案发到现在,我的整个生活状态一直都是很焦虑的;(宋山木)他又要上诉,我不知道上诉的结果会怎么样;而且,因为这件事,我老是要换新的地方,每一次换地方我都需要时间去适应。

  “害怕我的信息公布出去”

  新快报:换地方是为了逃离,摆脱痛苦的记忆?还是因为此事而产生的一种不安全感?

  罗云:嗯(犹豫,矛盾)……之前(案发)在深圳,我不想在深圳呆了;现在也不想在广东省呆了。现在这件案子判出来了,我害怕我的信息公布出去,我们公司的人知道,我不知道到时我是否能够承受周围这些(人)给我的压力。(再度哽咽)我也不知道到时我父母会遭受什么样的压力,这些我都想不出来。

  他要上诉“我很期待结果”

  新快报: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罗云:宋山木说要上诉,我很期待结果。

  新快报:担心或害怕遭到报复吗?

  罗云:我担心的不是我说的这些事情,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可以经得起任何人去审。但是对于宋山木来说,我太渺小了,我不知道中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相信,法律能给我第一次公正,就一定会再一次给我公正,只要我说的是实话,只要有公理在。

  新快报:“宋山木案”对你的人生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罗云:我之前给自己定下了什么样的目标,以后还会照这个目标走。但是我通过这件事,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新快报:学到了什么?

  罗云:通过很多人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我发现,只有自己想保护自己,想维护自己的权益的时候,才会有人帮你;如果你自己都不想,别人是帮不到你的。而且,经历过这样的一件事,对我的职业选择,也算是给我上了沉痛的一课。

  “他一点悔改意思都没有”

  新快报:你怎么看待宋山木这个人?

  罗云:他完全是一个败类……(难过,哽咽)现在事实都已经摆在他面前了,法官都已经判出来了,他(却)完完全全的,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而且,我也看了(媒体报道)宋山木的母亲在法庭上哭诉说的那些话,我想说,你是作为一名母亲,但是我妈妈也是一名母亲,你现在敢当着你儿子的面,让你儿子发誓说我(罗云)不是被迫的吗?(强调)我问下她儿子敢发这样的誓吗?我敢!

  企业“完全没有人身自由”

  新快报:山木集团的企业文化呢?

  罗云:我当时刚进去的时候,对它的企业文化完全接受不了,这也是导致我辞职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它(里面)是完全没有人身自由的。(比如)不让我们用我们真实的姓名,真实姓名是我们的父母给的,它有什么权力不让用?这首先就是对我们人身的一种不尊重;还有几百条规定,到处都是罚款,它有什么权力去罚款?而且,我们身处的环境,完全就是像被圈养了一样,不像是在工作。

  新快报:对人和人的思想是一种禁锢?

  罗云:不仅是禁锢。有些女同事,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矛盾)在工作的时候,有些人好像完全就是没有自己的思想,不知道在做什么,盲目崇拜……

  公司的人员流动这么大,内部全都传得沸沸扬扬的,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我希望他们(领导)要想想清楚,要凭良心,不能只为钱。

  要求员工“跪乳”感恩 禁用真名罚字当头

  宋山木被指疑心重重大搞个人崇拜,其企业文化是科学还是邪恶备受争议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余亚莲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李咏祁 黄琼 实习生 张国锋 李慧

  宋山木花了20年时间,建立了自己的“山木王国”。从只有几个人的家庭小作坊发展成拥有200多所分校的跨国连锁企业,他享受着2000多名员工的“尊重”和“敬仰”,山木集团的管理方式和企业文化,也一度被外界称之为企业管理中的典范。宋山木并为此出书立传、大肆宣讲。

  然而,记载了宋山木多年管理经验的《山木方法》一书,在面世仅仅4个月后,就因爆出宋山木强奸女职员而被迫下架。

  山木集团副总裁王工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宋山木案发生后,如同蝴蝶效应一般,山木集团迅速陷入了信任危机。山木的企业文化也迅速被诟病为宋山木谋求个人崇拜、神话个人和发泄个人私欲的工具。山木集团现任总裁、宋山木的前妻李木子承认,山木集团最大的错误就是用宋山木的个人形象作为企业代言。

  “前有羊羔为我师,后有总裁为我范;我辈再不思报恩,岂不愧对山木人”——这是山木集团所有员工必须牢记背诵的《羊羔跪乳》。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此等级森严的管理制度,造就了宋山木在员工面前的“绝对权威”,要求员工改姓“黄金”,要求员工鞠躬敬礼,要求员工背诵《羊羔跪乳》,就是搞个人崇拜,“即使没有这一次的事件,在这种企业文化下,宋山木迟早也会出别的事”。

  新快报记者获悉,在国内,遵循这种企业文化的企业绝不会止于山木培训。

  ●声音

  “之所以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宋山木强奸女员工一案),与(企业)制度无关,只与人性有关……人的欲望是人性产生的,不是制度产生的。即使是生活在最底层的穷困老汉,也会把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婆叫进屋里去。只不过,在这种事情上,政府官员、企业总裁,拥有比一般人更为便利的条件,有着更加广泛的选择范围。”

  ——宋山木的前妻李木子

  “宋山木本人或许过于偏执,他漠视了员工的基本权利,但他又学了现代化的管理知识,他读过大学,可能琢磨了很多人性的弱点,他是挺复杂的一种人。”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

  200多条规定“举手投足”

  “到领导办公室请示工作,敲门,听到回应后进门,行30度鞠躬礼。鞠躬时头部不能左右晃动,双腿要并拢,不能驼背,也不能弯腰到只能看到背,不能不看对方,也不能盯着对方看,视线停留在对方脚前1.5米处,男性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女性双手合起放在体前。”这是山木集团白纸黑字写在《山木礼仪手册》上的要求,也是200多条“山木基本法”的“冰山一角”。

  新快报讯 记者 胡非非 报道 法院一审认定宋山木强奸罪成立,判刑四年,对于这个“暂时的胜利”,受害人罗云(化名)的代理律师郭建梅昨日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认为,法院“量刑畸轻”。

  赔偿款还“不够律师费”

  新快报:获知判决结果后,什么感想?

  郭建梅:很高兴。对于判决结果,赔偿方面太低了,才四千多块钱,连支付她之前聘请的律师的律师费都不够。此外还不包括她因为受伤害而应获得的名誉赔偿、精神损失以及参加开庭花费的路费、误工费等各种费用。

  另一方面,从量刑来说也轻了。他采取的方法很恶劣,比如将女孩子带到他的寓所,采用恐吓、威胁等手段,用一些很恶心、变态的方法来强奸她。再者,此案的影响巨大,这样的判决结果明显轻了。

  “每次开庭她都抖得不行”

  新快报:那这种结果对于受害人来说,算是一种胜利吗?

  郭建梅:应该算吧。

  新快报:你如何看待你的当事人罗云?

  郭建梅:我很佩服她。她很勇敢地站出来了,说自己不怕丢人,不怕威胁,为了让别的女孩子不再受到伤害,她宁愿牺牲自己,一告到底,在整个诉讼过程中她显得特别坚定,坚强,锲而不舍,要知道每次开庭她都抖得不行。

  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敢于挑战这么强大的企业和企业家,这是一种强烈的对比和反差,让我很敬佩。

  新快报:能说坚持就能获得胜利吗?

  郭建梅:是的。我觉得像宋山木这样的名人犯罪,会对全社会起到一种警示作用。其实不管任何人受到伤害,不管你面对的是多么强大的一方,只要你能勇敢地站出来,坚定意志,依法维权,你就可能获得自己的权益和尊严。要相信法律,相信公平正义。

  职场不只一个“宋山木”

  新快报:“宋山木事件”在现代职场中典型吗?

  郭建梅:很典型。特别是(一些)私营企业的老板,都拿女员工当成家奴一样对待。比如说在山木集团,《山木基本法》有二百八十多条,每一条都不许怎么样不许怎么样,像封建家庭的一种管理,这实际上就是对个人的不尊重。

  其实我们做这个案子不是光为了维护几个女孩的权益,我们更希望通过这次公益诉讼,来推动这方面制度的建立和法律的完善,让企业担当起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建立起企业内部维护工人合法权益的机制。这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1】 【2】 【3】 【4】 

 

(责编:田兴春)
新闻检索:    

全总要闻

全总发布会

劳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