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劳模风采

他生长在大山,工作在大山,又长眠在大山中,33岁的生命虽然短暂却留下了——

劳模石明记:为中国铁路的大发展奉献年轻生命

刘凤翥  周文婷

2011年05月10日14:01  来源:工人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劳模石明记:为中国铁路的大发展奉献年轻生命
  


  2010年12月22日,堪称史上最难建设的宜万铁路通车,这座被誉为“世界级地质博物馆”的复杂工程,随着庆功的礼炮被载入中国铁路建设的光辉史册。就在这一天,曾为这条铁路付出汗水的中国铁建十八局集团三公司的项目经理、劳动模范石明记却离开了人世,年仅33岁。

  朔风凛冽,大雪纷飞,河北涿州殡仪馆内排起的长队一直延伸到几公里外的大街上。

  从株六、渝怀、宜万,再到兰渝和兰新铁路,13年间,年轻的石明记参加了一系列重要铁路的建设。像绵延向前的铁轨下面默默承受的路基一样,他为中国铁路的大发展奉献了自己的才智、汗水乃至年轻的生命。

  中铁十八局兰渝指挥部的总工苏睿和石明记相处的时间最长,“从株六线我们就在一起,这么多年,多么艰苦的条件,多么困难的处境,我们都一起扛了……我的电脑里至今还保存着他的照片,但是,我不敢看,我想他,真的想他。每当走到明记工作过的洞口,我总有种恍惚的感觉,明记没有走远。”

  为了工程,他让妻子提前剖腹产

  石明记的妻子徐晓宏,和他从小就是同学。妻子说,明记从小学习成绩优异,本来可以读高中上大学,但因为家里太穷,只得报考了中专,在他们那个大山深处的村子里,石明记是第一个走出大山的孩子。但是上班后,他的工作却一直没离开过大山,从南昆到株六再到兰新,他在大山里奋战了13年。如今,他又静静地躺在了家乡燕子峪的山坡上。

  2002年12月,石明记担任渝怀铁路项目副经理兼彭水隧道衬砌队长.按当时正常的施工进度推算,还有半个月左右才能达到贯通条件。

  当时徐晓宏的预产期正好也还有半个多月。考虑再三后,石明记跟妻子商量:“要不咱们提前剖了吧,隧道一贯通,我怕到时候一忙起来就没时间好好地照顾你和孩子了。”

  12月9日,本来可以顺产的妻子提前做了剖腹产手术,儿子因为爸爸的工作提前20天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可谁也想不到的是,当天下午两点,距儿子出生还不到两个半小时,还沉浸在喜得贵子的兴奋与幸福中的石明记就接到了工地打来的电话,彭水隧道提前贯通了,工地领导要求他立即赶回工地。

  初为人父,石明记还不知道怎么抱、怎么亲儿子,怕伤到小家伙,他只好俯下身子,摸了摸儿子的小手,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工地。为此,工友们开玩笑给石明记的儿子取名“石贯通”。

  2005年的春节,儿子出生3年后石明记第一次回家过春节。一进门,孩子对眼前这个“陌生人”有点害怕,一个劲地往妈妈身后躲。好不容易花了半天的工夫,石明记才让儿子跟自己熟悉起来。可是第二天,工地又打来电话把石明记叫了回去。

  离家的那一天,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在车子启动的那一刻,幼小的儿子拼命地哭喊:“爸爸,爸爸……”此时此刻,石明记心都要碎了。车轮碾过皑皑白雪,缓缓行驶。儿子在车后边哭边追,一跑一摔跤,石明记从车里跳下来,抱起儿子亲了又亲,儿子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说什么也不松开。司机王少华再也看不下去了,哭着对石明记说:“要不你和孩子再多呆一天吧……”可是,时任宜万项目经理的石明记知道,工地事情急迫,无论如何他必须赶回工地。

  无奈,他让司机开着车绕城转了十几圈,终于把儿子哄睡了,才让妻子把孩子抱走。车外的雪地上,妻子抱着孩子的身影在石明记眼前挥之不去,飞驰的汽车内,他止不住地流泪……

  特殊日历,记录着来电信息

  为加快施工进度,石明记大部分时间都在施工现场督促检查、指挥作业,每天只能休息四五个小时。

  一次,绵延19.5公里的工程由于石明记和工友们对症下药,仅两个月他们就完成产值近8000万元,提前半年完成任务。

  为此,石明记每天忙到深夜,几乎没有时间给家里打电话,他的妻子已经记不清3年里自己究竟有多少个夜晚是攥着手机进入梦乡的了!

  有时候一觉醒来,翻翻电话,看着手机静静的空空的,她的心头总会感觉有些失落,但她却从不敢半夜给丈夫打电话,因为她记得石明记说过,他最害怕大晚上听见电话响,害怕工地有什么事。

  有时候一连五六天、甚至七八天,石明记忙得顾不上给家里打电话,年幼的孩子听不到爸爸的声音,心里着急,一次,孩子耍性子非要妈妈给爸爸打电话,并且在电话里对爸爸说:“爸爸,你天天给我打电话,从今天开始,你哪天给我打电话,我就在日历上画个√,不打我就画上×,到时候等你回来,咱们一起数数,一个×就罚你在家多陪我一天!”

  尽管如此,石明记也只是坚持了短短的三四天。那本画着重重“√、×”的日历,如今静静躺在孩子书桌抽屉的最底层……

  家贫如洗,父亲教儿子廉洁做人

  2011年3月18日,公司的同事来到了石明记的老家看望慰问他的老父亲。下了高速公路,车辆艰难地盘行过一弯又一弯崎岖的山路,辗转到他的家乡燕子峪。

  眼前的情景,让大家的心灵再次被震撼了:3间没有院落的破旧土坯房,为了避风,窗户上用木条钉上了大块的塑料布,北风呼呼地钻进来,屋里虽然烧着炕,人们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环顾四周,只有墙上那张“九大元帅图”格外抢眼。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没有衣橱,几只陈旧的大木箱子漆迹斑驳。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要数那台老掉牙、遥控失灵的长虹电视机了。若不是亲眼所见,有谁能够相信,这就是石明记的老家,一个工程公司副总经理、曾任项目经理6年有余的干部的老家。

  一次,石明记的妻子徐晓宏偶然从公公的手机中,看到一条长长的没有发送成功的短信。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明记很忙吧,跟你说点肺腑的话,我为有你这么有出息的孩子感到骄傲,但我要特别提醒你几件事:一是在金钱上一定要注意,不是咱的咱不要;二是工程安全上要注意,出去打工的孩子都不容易,要爱护他们;三是要照顾好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过好自己的小家庭。”原来,老人看到电视剧中一些官员腐败的事情,就想到要提醒儿子。给儿子打电话十次有九次他在隧道里根本接不到,于是,从来没有发过短信的老人就一笔一画地学着发短信,这条信息老人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写好。而如今,他疼爱的儿子再也收不到了。

  儿子的心愿,让爸爸放心远行

  在石明记去世的那个早上,儿子天真地折了一颗大大的幸运星走到阳台上说要送给爸爸,还用稚嫩的小手认真地写了一行字:“爸爸,你快回家!”

  出殡的那天,儿子央求着紧紧抱住他的王叔叔说:“叔叔你快放开我,让我去摸摸爸爸的手,我想看看他躺在那里冷不冷?”

  在石明记走后的几十天里,8岁的儿子从来都不让任何人当着他的面提起“爸爸”这两个字。有一次,孩子半夜哭醒了,泪流满面地说:“我梦见爸爸走了,我怎么喊他,他也听不见,怎么追他,也追不上……”

  石明记走后,儿子每天晚上都写一封信放在抽屉里,说爸爸晚上会来看。其中有一封信是这么写的:

  “爸爸,我长大了,现在再也不向妈妈要零食和玩具了,我不和别的孩子比,也不羡慕他们,我要省钱,要养妈妈、姥姥、姥爷和爷爷他们……”

(责编:李镭)
新闻检索:    

全总要闻

全总发布会

劳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