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声音】孙杨不必感到委屈

2014年12月06日08:05  来源:工人日报

  孙杨服用禁药事件看起来已告一段落,尽管连我们的国家通讯社都认为这是“一次失败的危机公关”,但结果既已无法更改,多说也无趣,且于事无补。现在,大家更关注的其实是,孙杨事件会否给中国游泳甚至是中国体育留下“后遗症”。

  此前,有消息援引法新社报道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质疑中国游泳中心对孙杨处罚的合理性,中国游泳中心没有在20天之内将对孙杨的禁赛处罚汇报给WADA,这一行为是违规的。WADA不排除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申诉。但谢天谢地,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后续的相关消息。不过,和这差不多同样糟糕的是,美联社援引澳大利亚媒体爆料称,澳大利亚游泳协会日前决定,停止孙杨赴澳训练的资格。他的金牌教练丹尼尔斯支持澳洲泳协的决定,并将可能切断与孙杨的联系。澳大利亚泳协表示,针对那些到澳大利亚训练的游泳选手,新的指导方针已经制定,那就是要求他们必须到澳大利亚反兴奋剂机构注册。

  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我们可能会觉得澳洲人的决定有点小题大做,且不无“蛮横”。游泳中心的官员也认为,澳大利亚泳协没有通过官方途径进行告知,“澳洲游泳协会根本就没有资格禁止中国游泳队赴澳训练,丹尼尔斯所属的又是一个私人俱乐部,他们能做的只是不断给丹尼尔斯进行施压,劝说丹尼尔斯放弃中国运动员。”另外据中国游泳队透露,他们也在跟丹尼尔斯进行接洽,“丹尼尔斯很支持中国游泳,沟通马上会产生一个结果。”

  看起来,孙杨赴澳大利亚训练仍然有戏。但不可否认的是,孙杨涉药的确给了澳洲泳协一个很好的借口。事实上,从伦敦奥运会后,澳洲泳协就曾劝说过丹尼尔斯放弃对孙杨的训练,只不过始终未果。从世界游泳大势看,澳洲游泳自索普、哈克特等一批名将退役后,就便再也无法重现昔日荣光。他们把迅速崛起的中国游泳当成假想敌,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孙杨涉药,许多国人都认为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因为从动机上讲,孙杨不存在故意服药的可能。但我们也无法阻挡人家不看动机看结果,何况游泳是一项对兴奋剂高度敏感的运动,中国游泳又有不太好的“前科”,他们急于撇清和涉药选手的瓜葛,也能理解为是一种自我保护。因此,对孙杨赴澳洲训练一事,澳洲泳协故意“刁难”,在意料之外,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我们衷心地希望孙杨计划中的海外训练能够成行,但此事的确给所有运动员和教练员上了很好的一课:关于兴奋剂,最好的办法是坚决不沾,一旦涉药,无论动机如何、情节轻重,都难免给人留下口实,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挽回影响。“误服”从来都不是好的借口。因为就像孙杨所说的,运动员“要为进入自己体内的物质负责”;把责任推给队医、管理者也是一个糟糕的理由,因为像孙杨这样级别的运动员,他早已和中国游泳、中国体育“捆绑”在一起,在日常用药这样的事情上,怎能不慎之又慎?

  “男人的胸怀是委屈撑大的”,孙杨在感恩节那天发的微博似乎话中有话,也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同情和理解。但老实讲,孙杨还真没有什么委屈的。他已经享受了一个公众人物应得的一切,但却并未尽到青少年榜样应尽的责任。他一再犯错,但却一再“转危为安”,这不是他有多神奇,而实在是因为管理层的庇护有加。孙杨真的不必感到委屈,他应该庆幸自己生活在中国,而且他从事的项目,金牌依然是稀缺品。

  对中国游泳来说,忘掉孙杨涉药事件,可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得向前看。孙杨的小师弟、中国体坛的新偶像宁泽涛说得非常好,“希望自己能成为榜样,能给大家传递快乐的信息和正能量。”我们希望,小伙子们说的和做的一样好。

(来源:工人日报)

(责编:ss)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