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综合报道

代表委员聚焦“提高技术工人待遇”

2018年03月07日08:20  来源:《工人日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支持企业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等到在咱企业落实了,我就去找领导把徒弟要回来。”一提起徒弟转岗的事,丁照民代表心里就不是滋味。

作为吉林辽源富奥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泵业分公司的一名焊接工,丁照民代表在一线工作30多年,从学徒工干到了全国技术能手,被同事尊称为丁师傅。丁师傅带出的不少徒弟,在省、市技能大赛上拿过好成绩。

转岗的这位徒弟年近不惑,6年前曾获得省技能大赛第3名,并经过职业技能鉴定成为一名高级技师。“吉林属于工业制造大省,技术工人高手如云,拿奖很不容易。”让丁照民代表没想到的是,3年前,这位徒弟提出不干焊接了,要去当一名生产线上的操作工。

“改行就意味着从头开始,学了近20年的技术就荒废了,多可惜啊。”但丁照民代表的挽留,抵不过现实的无奈,“他也是没办法。虽然焊接是一门技术活,但在企业里属于辅助工种,挣得太少了,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要生活。”

他介绍说,在公司设计的薪酬结构中,技术工人的收入包括基本工资和效益工资两部分:基本工资根据一定的技术级别划定,一共20多级;效益工资根据经营产值确定,技术工人取平均数。“我的基本工资只有1630元,这还算是高的了。经营状况好的时候,每个月能有5000多元;不好的时候,很难超过3000元。”丁照民代表说,生产线上操作工的收入采取的是计件工资制,完成的数量越多,挣得就越多。

由于没有技术补贴,基本工资又低,技术工人挣的甚至还不如普通的计件工人。转岗之后,徒弟每个月能拿到5000多元,比以前多不少。“他想过回来,可也得顾及生活。”丁照民代表感叹道,“企业收入分配能不能对技术工人有所倾斜,提高一下技术工人的待遇呢?”

丁照民代表的感叹,引发了其他技术工人代表的共鸣。“为什么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当工人、不愿意学技术?”山东青岛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桥吊队队长、工程技术部固机高级经理许振超代表说,关键是要让他们留下来并且待得住。

“提高待遇首先要体现技术工人的价值。”在山东豪迈股份有限公司电火花科研小组长王钦峰代表看来,技术工人的劳动价值被低估了。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支持企业提高技术工人待遇、加大高技能人才激励”的表述,让技术工人代表们欢欣不已。

“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离不开我们技术工人。”中国第一汽车股份公司红旗分公司制造技术科维修班长齐嵩宇代表说,这就需要激发技术工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让创新创造的技术工人能获得实惠。

“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收入是一个重要方面,但还远远不够。职业生涯的发展、晋升通道的拓宽、技能水平的提升、创新成果的转换,甚至能否参与企业的民主管理,都是提高待遇的题中应有之义。”上海电气液压气动有限公司液压泵厂总工艺师、数控工段长李斌代表认为,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探索出科学公平合理的激励机制。

许振超代表则提出,政府相关部门应该抓紧出台针对技术工人岗位工资的指导意见,细化制度保障。(记者 兰海燕 陈俊宇 周有强)

(责编:实习生、闫妍)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