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协商工资

福建福州:一次惠及10万职工的集体协商

2018年03月27日08:22  来源:《工人日报》

3月,是一年一度的集体协商“要约行动月”。

3月20日,一次惠及10万职工的集体协商在福州举行。

【背景】

福建省清洗保洁行业协会成立于2015年6月,今年1月成立了福建省清洗保洁行业工会联合会,由此行业集体协商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并最终开展起来。

福建省清洗保洁行业所涵盖的环卫、保洁、高空外墙清洗等从业人员,农民工和女性务工人员占比较大,他们岗位艰苦、收入较低。

在前期的酝酿筹备过程中,首先,采取分片提名推选的办法,选举产生了行业集体协商职工方的代表和首席代表;并在行业协会网站、协会工作微信群和微信公众号上对双方协商代表进行了公示;之后,起草行业集体合同草案文本,然后通过召开座谈会和个别征求意见等方式,先后征求了协会近60名企业家和近百名职工代表的意见,三易其稿最终形成草案,上会协商。

所有筹备就绪后,3月2日,福建省清洗保洁行业工会联合会正式向行业协会发出开展2018年度行业集体协商的要约;3月5日,行业协会回复要约,同意召开行业集体协商会议;3月20日召开行业集体协商会,主要针对前期协商中尚未达成一致的几个问题进行最后的磋商。

福建省协调劳动关系三方会议成员单位领导,各设区市总工会权益保障工作的分管领导和部门负责人,省财贸轻纺烟草医药工会工委相关领导,以及省清洗保洁行业的企业家和职工代表现场观摩。

【现场】

第1轮——

最低工资标准

“我们希望行业最低工资标准能够按照政府公布的最低工资标准的120%执行。”职工方首席代表、福建省清洗保洁行业工会联合会主席欧丽彬开诚布公地提出。

企业方代表、南平市朗洁保洁服务公司总经理周孟昌表示不同意见:“企业现在普遍的毛利润仅5%~6%,稍有不慎就陷入亏损。这样的标准,对企业来说压力太大。”

企业方代表、福州唯洁清洁服务公司总经理陈飚接过话茬:“我先跟大家介绍下我们大多数企业面临的情况吧。目前,清洗保洁行业市场,都是最低价中标,相互压价导致企业能获取的项目单价都不高。而运营成本却一直在上升。”说完,他左右看看,仿佛在寻求附议者。

“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人工成本占企业成本80%以上,一下子把工资提这么高,很可能直接压垮企业。”漳州天利仁和社区服务公司总经理徐亮元支持了陈飚的意见。

“按照120%的月最低工资标准,在厦门每个月也就是2040元,这样的收入水平,职工的生活水准可想而知。”职工方代表、宁德森立特正保洁服务公司人事经理陈赵龙用具体数字摆明职工生活现状。

但是,企业方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厦门洁尔保洁服务公司总经理罗东盛说:“现有实际工资收入,绝大部分都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120%。”

“我们现在不是在谈提工资,只是说把最低工资标准往上提那么一点,对企业根本没什么影响,只是让职工觉得更有保障而已。”眼看谈判陷入僵局,欧丽彬说。

“在我们这个行业,大部分是农民工,他们吃得简单,住得更是逼仄,往往是花五六百元住在储藏间、地下室。”职工方代表、福州庆利保洁服务公司工会主席陈美芳说。

“提高待遇确实能稳定队伍,但是120%的标准太高了。”陈飚说。

“我们商量了一下,最低标准往上浮动3个百分点,定113%,你们看行不?”在双方据理力争的情况下,企业方首席协商代表、福建省清洗保洁行业协会会长寇亮提出。

“不行不行,这样的标准还是太低。”

“我建议,行业最低工资标准体现在合同条款上就定115%吧,同时标明,不反对有条件企业把标准调得更高一些。”

“同意……”

最终,行业最低工资标准确定为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115%。

第2轮——

职工工龄补贴

职工方认为,设立工龄补贴制度,是按照员工的工作年数,对员工工作经验和劳动贡献的肯定。职工方提议,在企业连续工作3年的职工,工龄补贴不少于50元/月,往后每增加一年工作时间,工龄补贴增加不少于20元/月。

寇亮认为,先建立起工龄补贴这项制度,体现企业对员工的关怀和认可,同时也提高员工的积极性,减少员工流动率。“起点不宜过高,高了对企业就变成一项负担了。”

“留住老员工,成本会低于招聘新员工,这个标准并不高。”欧丽彬说。

福建平潭尚洁世家社会服务公司总经理陈尚平给大家算了一笔账:一位5年工龄的员工,单工龄这项企业一年需要多支出1080元,100名员工需要多支出10多万元。“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数字将越滚越大,企业的负担会不断加重。”

“职工只是希望每月能有一斤排骨改善物质生活,或者是一张电影票改善文化生活。”欧丽彬的话很坦诚。

对职工方的提议,企业方代表认为有道理。

“我建议,调整为:连续工作3年的职工不少于30元/月的工龄补贴,往后每增加一年工作时间,工龄补贴增加不少于10元/月。”陈飚提出。

“指标调整为:连续工作3年的职工不少于40元/月的工龄补贴,往后每增加一年工作时间,工龄补贴增加不少于15元/月。这样行不行?”说完,欧丽彬环视了一圈。

“各企业发展水平不平衡,而且此次协商覆盖全省的清洗保洁企业,我提议,指标还是照我们刚才所说的定,鼓励有能力的企业,在这个指标基础上再往上浮动,大家看意见如何?”周孟昌提议。

经过职工方代表商议,确定为连续工作3年的职工不少于30元/月的工龄补贴,往后每增加一年工作时间,工龄补贴增加不少于10元/月。

第4轮——

职工体检

第3轮就高温津贴达成协商意见。

来到第4轮。欧丽彬提出,行业把每年对职工进行一次身体健康检查,扩大到全体职工。

“要求企业每年为职工体检一次,确属心有余而力不足。”陈尚平说。

在职工方论述体检的种种好处后,企业依然表示,承受不起。

“如果每年一次健康体检很难做到的话,两年一次可以吧?”

但分歧还是很大。寇亮建议此诉求改为: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和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建立职工定期体检制度,从事环卫的职工每年应当进行一次健康检查,其他工种职工至少每两年应当进行一次健康检查。

“只有职工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健康的身体投入到工作中来,才能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财富。”这个提议还是遭到职工方的反对。

“环卫、高空作业人员每年一次健康体检,其他工种职工可以参照环卫工人,至少每两年进行一次健康检查。”寇亮请职工方再考虑一下。

最后,经职工方代表讨论后,该议题就此通过。

在随后召开的福建省清洗保洁行业一届二次职工代表大会上,审议通过了集体合同。据介绍,协商成果将覆盖190多家企业、近10万名职工。

“在市场化程度高、农民工集中的清洁清洗行业建立集体协商机制和职代会制度,具有较强的示范性和带动性,是从制度层面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促进企业劳动关系和谐稳定的有益行动。”参加观摩的福建省总工会副主席张彩珍告诉记者。(记者 吴铎思)

(责编:实习生、闫妍)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