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维权时讯

未签劳动合同被辞退,申请仲裁被驳回,后申请调查获关键证据

案件细节反转判决结果 女工维权成功获赔

2018年04月08日09:41  来源:工人日报

老家四川剑阁的女工李某入职北京一家公司仅半年就被辞退,但由于缺少证据,她申请劳动仲裁未被支持。而她的援助律师在了解案情后,从两个细节入手使结果大反转,帮助李某拿到了1.6万余元赔偿款。

“ 说不让干就不让干了”

2016年8月,李某来北京打工,入职北京一家服饰公司(下称服饰公司)担任导购员,她的任务是在店里负责内衣销售,其月工资标准为2300元的基本工资外加提成。但服饰公司并未与她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给她缴纳社保。

“来北京打工就是想多挣点钱,我工作也很卖力。看着自己的销售业绩月月在增长,收入也在增加,我感觉还是很快乐的。2017年春节为了工作,我也没有回家过年。”李某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记者查看李某的工资表发现,其月薪从2800元、3163.3元、3930元、4638元、5000元,直到最后一个月5276元逐月增长。

谁知2017年元宵节过了没几天,她却收到经理的微信:“你把这个月干完还是另外找工作吧!”此时,距离她入职仅半年时间。

“我活干得好好的,为啥说不让干就不让干了。”李某对记者说,她当时觉得这事走到哪公司都应该是不占理的。但公司的态度很坚决,于是她找到了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于帆帮她维权。

缺少证据,申请劳动仲裁被驳回

2017年3月,李某将服饰公司诉至北京市丰台区仲裁委,要求单位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补偿金4500元;支付未签劳动合同两倍工资差额22000元。

“我有单位每月给我打工资的银行明细单、单位同事与我联系的微信截图及工作照片。”李某说,她最初觉得自己证据充分,肯定能打赢官司。

但于帆律师告诉她,银行对账单上并未明示每月打入的是工资,更麻烦地是打工资的并非是公司,而是个人。而由于微信截图并未显示对方身份信息,对此截图的真实性需要有其他证据证实。另外,照片中的个人照,无法直接证明她与公司的关系,而合影照也需要有相关证据证明照片中的人员与公司的关系。

李某这才着急了,问于律师:“还有什么办法证明吗?”

于律师告诉她:“把你工作时销售的小票找出来,并找到和你一起工作的人,请他们也去银行把发工资的银行明细打印出来。然后给店长、经理、公司老板及给你发工资的人打电话,将你来公司工作的过程、工作内容、工资标准及发钱的事实通过录音记录下来。”

但李某表示,因这个店就是公司自己开的,她早就回不去了,为此不可能再从店里取得任何与销售有关的材料;而同事还在单位工作,没有办法帮她。服饰公司方面则表示,与李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2017年7月,北京市丰台区仲裁委对李某提交的证据不予采信,以李某的仲裁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同年8月,李某不服仲裁裁决,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申请调查获得关键证据

这样一起看似并无胜算的案件,已经打到了法院。李某非常着急,不时打电话问律师:“这个案子会赢吗?”

于律师分析认为,如果仅凭那几份证据,法院肯定会做出像仲裁委一样的结论。但于律师发现,该案还有两个最重要的细节值得重视:一是服饰门店每天都需要将销售款通过银行存入公司指定的法定代表人个人银行账户,为此李某知晓公司法定代表人开户行、账号等信息;二是给李某发放工资的人,虽然是以个人名义进行,但应该不会只给李某一人发放工资。

在此基础上,于律师做出一个推论:不是员工不会知道公司法定代表人的银行账户信息;给李某发工资的人应该是公司的人。为此,只要将上述事实确认,单位提出与李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就可不攻自破。

此后,经与法官沟通联系,于律师先后向法院提交了两份调查取证申请书:一是调取法定代表人银行账户信息及小李在银行柜台转账给单位法定代表人交易监控录像及存款原始凭证;二是调取给小李发放工资那个人的账户信息。

经调查发现,李某存入销售款的账户确实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账户。面对该事实单位不得不承认按月给李某发钱的人是公司的会计。

近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判决单位支付小李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总计1.6万余元。

此后公司提起上诉。3月29日,北京市二中院驳回单位上诉请求,维持原判。(记者 杨召奎)

(责编:张文卓(实习生)、闫妍)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