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干部论坛

从业余调解员到专职工会干部,
陈柱良成长为调解劳动争议的行家里手——

“他调解的案子,没有人事后反悔”

2018年04月19日09:08  来源:工人日报

“去年调解的案件中有50件是通过简易快速渠道处理的,占全部案件的三分之一。而且,这个比例还在逐年提高。”近日,浙江省余姚市马渚镇总工会劳动争议联合调解中心专职调解员陈柱良又一次快速处理了一起工伤事故赔偿案件,“这些年,我们的工作重心逐渐从事后调解向事前预警延伸,这也使劳动争议调解比以往简单、顺畅多了。”

今年57岁的陈柱良是“阿良工作室”的金牌调解员。20多年来,他成功调解各类劳动争议案件1600余起,涉及职工2400余人次,调解成功率100%。

陈柱良早前在一家企业从事管理工作。1995年,他所在的企业发生一起劳动纠纷,很长时间都没有得到解决,陈柱良主动请缨做调解工作,最终,这场当事双方都认为难以解决的纠纷被他妥善化解。这次调解的成功,也让陈柱良信心满满地踏上了业余调解之路。

然而,陈柱良很快发现,调解劳动纠纷没那么简单,“刚开始我什么都不懂,只凭一腔热情。但做好调解工作光有热情还不够,还要有丰富的专业知识。”为此,他开始“恶补”工商管理、法律等方面的知识,“我把大家的问题当成自己的问题,向专业人士请教,听懂了再去解释给纠纷当事方听。”很快,陈柱良成了劳动争议调解方面的行家里手,被镇里的8家单位聘为管理顾问。任职期间,他成功调处工伤等各类劳动纠纷300余起。

2008年,陈柱良被马渚镇总工会聘为专职工会干部,负责全镇的劳动争议调解工作。从业余到专职,是陈柱良的一次重大转变,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于是,陈柱良更加刻苦地学习相关法律知识,到企业了解情况,掌握劳动关系动态。

2011年,马渚镇4家蓄电池生产企业因严重污染被责令关停歇业,企业职工下岗。陈柱良代表工会召开座谈会,听取职工和厂方的意见,避免事态激化。他促成企业出台职工处置方案,帮助企业做好与职工逐个解除劳动关系和签订经济补偿协议等一系列工作。在处置某电器公司关停歇业时,陈柱良获悉有40多名职工正在酝酿到上级政府部门集体上访,他连续工作一星期,或约谈或去职工住处,耐心地说理说法,用真情劝服了员工。最终,4家企业的400多名职工拿到了应得的工资和经济补偿金。

陈柱良事后说,“那真叫使出了浑身解数,才换来劳动关系双方在调解书上的签字。不过,也正是这次调解让人们看到了工会调解劳动争议的公平公正。”渐渐地,企业发生了劳动争议,无论是职工还是企业主,都放心交由工会处理,甚至镇劳动监察部门受理劳动争议后也先将其转到工会调解中心。

除了做好劳动争议调解工作,陈柱良还忙于建立全镇劳动争议预防、预警、调解组织网络,组建起全镇的协调员、预警员、调解员队伍,并做好上述“三员”队伍的业务传帮带。他还经常到企业开展各类咨询服务,抓好源头预防,把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

2012年初,马渚镇总工会在整理劳动争议案情中发现一家轴承企业问题突出。2010年和2011年,这家公司发生的工伤事故分别达到98起和102起。镇总工会派陈柱良驻厂两个月,与企业负责人一起摆问题、找症结,拟定了6条整改措施。在各项措施落实后,该公司迅速抑制了工伤事故多发的势头。在此基础上,陈柱良还附加了一条培育企业调解员的建议,并担当了老师,依据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和心得编写了《阿良争议调解法》,里面既有法律法规的普及,也有实战运用的技巧。

史美芬是启明石英公司的工会主席兼调解员,也是陈柱良“传帮带”队伍中的一员。史美芬说,“让当事双方都满意是最难的,也是我最佩服陈柱良的地方。这么多年来,只要是他调解的案子,没有一件有人事后反悔。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在陈柱良的教导下,像史美英一样能独立开展工作的调解员目前已有近30位,形成“母鸡带小鸡”的群体效应。

如今,马渚镇已建立起一支97人的基层工会调解员队伍。近年来,该镇劳动纠纷等案件由原来的300多起下降到100余起。(记者 邹倜然 通讯员 滕剑明)

(责编:张文卓(实习生)、闫妍)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