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干部论坛

职业化工会干部杨宇辰以普通工人身份进入工厂,与他们“同吃同睡”,体验工人们的工作和生活——

读懂务工者的渴望

2018年04月25日09:10  来源:工人日报

独自一人在异乡逛夜市,杨宇辰并不觉得孤独。下了班的工人,三五成群地穿梭在夜市中,认真挑选着小档口的服饰和生活用品。促销员的叫喊声、喧嚣的音乐声、路人的交谈声……4月19日,深圳罗湖区一个工业园区的夜晚同以往一样的热闹。

2014年9月,刚刚大学毕业的杨宇辰来到深圳市宝安区和平社区工联会,成为一名职业化工会工作者。如今,他已经成长为深圳市罗湖区珠宝行业工会联合会专职副主席。

“床帘割据”的工人宿舍

杨宇辰的工会工作生活伴随着路边林立的握手楼、满街的电动车、下班时涌现的大批工人和夜晚嘈杂的步行街,开始了。刚来深圳不久,他就以一名普通工人身份进入工厂,与生产线工人“同吃同睡”,初次体验工人们的工作和生活。

2014年,深圳市总工会成立福永和观澜两个“源头治理劳资纠纷实验区”,迈出了下移工作重心、做实基层工会组织、打造职业化工会工作者队伍的步伐。市总面向全国招聘了17名高学历的职业化工会工作者,派驻到这两个试验区的工会联合会。这些初出校门的工会工作者要担起重任,当务之急是补上“走进企业、走近工人”的课。于是,他们都到企业生产一线“卧底”两周,扎扎实实体验一回当工人的滋味。

回到宿舍打盆热水泡脚,没等擦脚已歪身睡着了……杨宇辰体验到了高强度的劳作生活,然而,真正困扰他的却是如何走近职工。

在企业“打工”这两周,他深切体会到工人之间的距离感。“10人间的宿舍,没有共同的话题,甚至没有眼神的交流。下班后,大家钻进床上,床前拉起的薄薄一层帘子,阻隔了所有的联系。”杨宇辰告诉记者,年轻的工人将仅有的空闲时间都交给了手机或电脑,“他们把自己封闭在宿舍,在虚拟世界中寻求慰藉”。

然而,他还发现,也有那么一群人,眼神里依然充满渴望。他们不甘于平庸,不安于现状,努力寻找生命中的阳光。下班后不管多累,他们都会拿起书本,甚至坐着公交车到几公里外的培训班上课。

用好懂的方式“推销”工会

“工人们渴望有一个能关心、指引他们,给他们提供舞台的组织。这是我们建设职工之家的方向。”杨宇辰说。

和平社区工联会成立初期,工人对工会了解并不多。杨宇辰和其他职业化工会工作者开始走到职工中去“推销”工会。他们选择职工感兴趣、听得懂的方式进行宣传,比如设计主题游戏、举办现场法律咨询活动。

“我们遇到过情绪激动的工人,也遇到过身患职业病而投诉无门的工人,还有对我们不屑一顾的工人。”杨宇辰回忆说。虽然多次碰壁,但他们没有灰心,而是靠一次次的耐心解说和一件件实事赢得了工人的信任。渐渐地,走进和平社区工联会寻求帮助的工人越来越多。

在和平社区的两年里,杨宇辰和其他职业化工会工作者一同走访了82家工业园,了解每个工业园的用工状况、劳动关系情况,并把这些情况反映给上级工会或政府。根据职工需求,他们还开展了送活动、送培训等方式。

让职工参与到工联会运作中

如今,杨宇辰已从一名职业化工会工作者,成长为深圳市罗湖区珠宝行业工会联合会专职副主席。

2017年8月16日,罗湖区珠宝工联会为长期参与工联会活动的珠宝行业企业工会干部和职工设计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两天培训课程,杨宇辰是活动主要策划者。

培训以团队建设为切入点,运用卡片法收集整理职工需求,由工联会人员与现场职工讨论如何发挥各自优势,进行任务认领。在培训师的引导下,以小组为单位设计具体的实施方案及工作流程。红色、橙色、绿色、黄色……展示板上密密麻麻贴着100多张写着职工需求的便利贴,按照普法培训、技能培训、联谊、竞赛等类别分列排序。

“活动明确了哪些工作需要职工来完成,哪些工作需要工联会来协调。职工通过活动构思、策划、组织过程,参与到工联会组织运作中来,体会到自己不再是单纯的参与者,而是组织者。”杨宇辰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过去工联会是我们职工的依靠,以后我们要成为工联会的依靠。”深圳罗湖区某珠宝企业职工黄女士在培训后有感而发。不少职工表示回到企业要承担起职工组织者和活动组织者的角色。

“通过活动,企业工会干部、职工体会到,单纯依靠一两个工会干部很难为珠宝行业3万多名职工提供周全的服务,工联会的运作需要他们的参与。”杨宇辰说,如今,他们正从职工中发掘工会积极分子,成立工会小组,将工人组织发动起来。(记者 刘友婷)

(责编:张文卓(实习生)、闫妍)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