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劳模风采

不同于以前零基础进厂的“社招”员工,现在技能人才培养根植在源头——职业院校。在校期间既是学生又是学徒,走出校门他们是新模式下成长的青年工人,有着更多的成长契机和空间——

跨越——迈向大工匠①:一颗工匠的种子在这里萌芽

2018年07月13日08:30  来源:工人日报

编者按 :

从普通工人到大工匠的路有多远?对于以前传统的零基础进厂的工人而言,意味着从跟在师傅身后的小徒弟做起,在一个车间艰难地熟悉一个工种,绵绵用力,久久为功。如今,车间不是从前那个老旧的车间,工人也不再是传统的工人。现在新型中青年工人的培养模式已经变得更加多样和丰富,伴随着入职、培养、晋升等模式的改变,他们的转变不仅体现在能掌握智能化数字化的机器,还展现在综合能力、职业素养的整体提高上。

新型工人有着更为明晰的成长通道:从职业院校既是学生又是学徒模式化的培养,到进企业后师傅面对面教甚至“送出去”跨越千山万水“取经”,责任意识与担当精神的培养,创新能力、创新思路的开拓……时代赋予产业工人美好的机遇。在迈向大工匠的道路上,他们趟出一条富有时代气息的新路。本期开始,本版推出系列报道《跨越——迈向大工匠》,请读者朋友关注。

“读书的时候成绩总逃不过最后5名,没想到现在还能成为一名工匠级别的人物,荣誉接二连三。”29岁的庞淇文笑着说起当年,作为广西机电技师学院的优秀毕业生,他在一次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中崭露头角,未出校门直接被广西柳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相中。如今他在铸件车间加工中心班,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劳模创新工作室,拥有广西“十大工匠”的光环。

从职校到企业,庞淇文无疑是新时代青年工人的典范。工人日报记者采访发现,职业院校和企业这些年以合作的模式,早已培植出一种水乳交溶的“校企联合办学”亲密关系,车间即是课堂,课堂亦是车间。不同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零基础进厂的“社招”员工,从职校“准员工”规范化的培养到企业提供的平台发展,让现今的青年工人有了更多的成长契机和空间。

“现在工人几乎全来自职校”

“20年前工厂招收一部分技校毕业的学生,然后大部分靠社会招聘来填补车间的人员需求,过去师傅带一两个新人,现在工人几乎全来自职校。”柳州五菱柳机动力有限公司修动车间主任徐来发说,从业30年,他见证了传统招工与现在招工的转换和更替。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个工种的工人只会做一个工种的事,甚至只是一个工序中的一小环节,车工绝不会钳工的活。而职业院校毕业的学生在入职时大多已能评上中级工的职称,并且会的很多,企业也需要这样的‘全能工’,不仅能使人员的安排更加灵活,还能提高工件生产的质量。”徐来发说道。

丘柳滨毕业于柳州职业技术学院铣工专业,当初以优异成绩考入柳州五菱柳机动力有限公司,现任职高级专家,甚至成为厂里的第一位出席党的十九大的工人代表。

“出发的那一天,厂里的领导们给我送花、办欢送会”,丘柳滨回想起出发去北京前的情景,恍如做梦。这一切都归功于丘柳滨20年来在厂里练就的一身本领,铣床、加工中心、滚齿机、插床、刨床没有他不会的东西,丘柳滨也成为工友口中“全身是刀,把把利”的传奇人物。

而为了厂里的新老员工都能跟上时代的变化,柳机为员工提供了多达5000门课程的网上学习平台,这些课程中的一部分是每个员工的公共课,课程的完成度与工资绩效、荣誉职称评定相挂钩,其他课程则由员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学习。

徐来发感慨道:“从前我在图纸上作画,完成一幅图需要整整一天,现在使用电脑作画,一个小时就能完成。”肉眼可见的变化,不断提醒着这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老旧的车间,这儿的工人也不再是传统的工人。

既是学校的学生又是厂里的学徒

50台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类型的工业机器人在实训基地里一字排开,角落里摆着几张圆桌,实践的同时,同学也会坐在这里交流切磋。这便是柳职院与日本FANUC、美国康明斯、德国德玛吉机床集团合作,在校内共建的国家级示范实训基地,校外则在合作企业如柳工、上汽通用五菱等建立实训基地。

进入实训基地的学生拥有着双重身份,既是学校的学生,又是厂里的学徒,车间里技术精湛的老师傅不仅在厂里带学徒,也经常走进职高的教室做讲师。机电类专业还会另开设模拟德国模式的“双元制”班级。

吴贵冰是中德双元制机电一体化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并同时是上汽通用五菱的订单班学员,5月他在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机电一体化项目比赛中获得高职组第二名。坐在记者面前的他有些腼腆:“我现在已经能自如地操控多种工业机器人,在这些成绩中我渐渐找回了一些被高考挫败的自信。成为一名高级技师是我的梦想。”

他身旁的同学甘良策,和他一起从大二开始便在企业实习,对于即将走上岗位的生活他们都并不陌生,并都充满干劲想成为机电行业的骨干。

订单班的学员从招生开始便是相应企业的“准职员”,且相比于之前的普通班级更能贴合企业的实际需要,例如柳工在柳职院定制的“海外服务专员班”,便会在教学计划里尤为突出学生维修技能与外语水平的提高。等到“准职员”们毕业,通过企业的相关考核后就能真正成为企业的一名正式员工,而去年“准职员”通过的比例是95%。

“由于等待学生毕业的周期过长,不能立刻解决企业的用人需要,因此学生的课程也调整为第二年便到企业的实训基地进行实习,工厂即教室的形式学习,我们也会发放学生补贴。”柳工培训学校校长戴柳娥告诉记者。

就业难困扰着千万大学生,但是不少职校生却高枕无忧。柳州职业学院副校长林若森讲道:“有企业开出一年19个月工资、夏天另付高温假补贴的丰厚条件,仍然‘一员难求’,因为学生早早都被预订出去了。”据统计,2017年柳职高学生与就业岗位的需求比高达1:6。

不同于旧时的工人,拥有综合的技能,掌握大量的实操经验,从职业院校走出的年轻人已然是一批新模式下成长的青年工人。

从“培训”到“培育”

进入新公司后,员工可以选择不同的发展通道。技能员工可以在专业上不断突破,实现“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能能手——技能专家——技能大师”的不断提升,同时,工作上有管理天赋的技能员工,也可以到管理层工作,实现“班组长——工段长——车间主任——工厂厂长”的晋升。柳工人力资源部培养高级专员廖瑜特别介绍道,技能特别突出的员工也可以选择做助理工程师,然后升级工程师。

“不同于之前的社会招聘、技校培养,现在工人的培养模式已经变得更加多样和丰富,公司、学校也给工人提供了更好的平台发展。”柳工培训学校校长戴柳娥深有感触。

虽然已经是高级技师,庞淇文表示依然丝毫不敢懈怠:“现在厂里的机器全是进口,我看不懂英语,只熟悉按键和操作步骤的字母。”庞淇文说自己每年都要参加培训学习,以弥补不足,生怕一下又被落下,变回“文盲”。

庞淇文的同事韦勇豪毕业于柳州职业技术学院,技术精湛的他现在是一名工段长,“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工作平台,也很庆幸当年进职校学了一门技艺”。

戴柳娥十分认同新型学徒的多样培养方式,她补充道:“现在工人有很多种途径可以提高自己的技能或学识,使自己在岗位上更出色。我们提供双通道供工人选择,甚至从源头上开始做起,在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让他们充分接触企业。”

从“培训”到“培育”,新时代工人的培养根植在了更源头的地方,不光是简单操作的培训,更是成长与成材相结合的培育,这一转变,让现今的青年工人有了更多的成长契机和空间。(记者 庞慧敏 实习生 谢宛馨)

(责编:孙爽、闫妍)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