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各地工会及产业工会>>地方工会报道>>浙江

站台离家一百九十二公里

2019年02月11日08:58  来源:《工人日报》

从家到单位的距离是192公里,每次上班途中,要花两个多小时辗转于公交、地铁、高铁,下班也是如此。工作5年多,铁路职工沈福康每隔3天都要重复着这样的情形。春运期间也不例外。

2月7日大年初三上午,记者在宁杭高铁宜兴站见到沈福康时,他刚接完G1503次车下来。

28岁的沈福康是宜兴站的客运员。光鲜的制服背后,“藏着”许多艰辛。

2013年启用的宜兴站,隶属于南京站。因为是新开辟的宁杭高铁线中间站,建站时大部分职工要么是别的线路调整过来的,要么是新分配来的。老家在南京市六合区的沈福康,铁路学校毕业正好赶上宜兴站启用进人,便到这里工作,当了一名铁路客运员。

六合距宜兴192公里,从踏上工作岗位的那天起,沈福康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长途上班路。

大年初二上午,沈福康10点半吃好午饭,骑共享单车10分钟到达地铁站,然后经地铁S8线转3号线,历经1小时20分钟到达南京南站。下午1点乘坐G1493次车,40分钟后到达宜兴站。稍作休息,参加3点钟点名会,3点半正式接班。

“也可以先乘公交车到地铁站,但还是骑自行车省时间。有时天不好就打个车去坐地铁,反正不能影响上班。”

宜兴站每天有160多趟列车经过,客运员工作任务繁重:引导乘客上下车、维持站内秩序,还要帮助乘客解决各种突发情况和实际困难,与列车工作人员进行工作对接——比如,有时会遇到列车长移交遗失物品等情况。

春运期间,因为客流量大,加开临客后,一天多达180趟车。“一个人要干几种活,检票、售票,跑站台。正常情况晚上10点半就没车了,但春运期间,最晚的一趟临客是凌晨0点40分。”

下午4点后,车子少了,沈福康和同事们开始轮流吃晚饭。因为是春节期间,食堂特地加了菜。4点半后,工作到晚上10点半最后一趟车顺利开出,然后到间休室睡觉。

沈福康妻子也在宜兴站工作,他们的孩子才9个月大。春运前,因相邻的溧阳站工作需要,妻子被调到那里上班。最近,领导照顾小夫妻,让他们错开上班,这样,每个班次,他们会有半天时间同时在家。

宜兴站站长斯杨告诉记者,宜兴站本部共有66名干部职工,其中26人为宜兴当地人,其余大部分职工家在南京,还有徐州、连云港以及安徽蚌埠。有6名职工,因为上班离家太远,干脆在宜兴租房住了。

春运刚开始,宜兴站车间每天进出旅客达到1.7万人,这几天,客流少了些,但每天还有1万人左右。斯杨也住南京,但是在宜兴过的年。“年夜饭也是大家轮着吃的,轮到谁吃,再把菜热一下,一顿晚饭,吃了好几个小时。”

“上下班路途是远了点,但为了工作,吃点苦也习惯了。”沈福康告诉记者,为了不影响正常上班,每次他都会提前几十分钟到车站。

中午12时20分的G1481次车,是途径宜兴唯一一趟开往贵州的列车。老人多,孩子多,行李多是这趟车的一个特点。沈福康一般都会提前到电梯口,检查电梯状态,通知检票口提前几分钟检票,让旅客有充足的时间进站。

“让旅客走好,心里就舒坦了。”有一次,列车到站后,大多数旅客下了站台,沈福康隐约感觉站台尽头有人还在。走近看,原来是一位老大娘,拖着两个麻袋。因为行李太重,老人想歇一下再出站。沈福康赶紧查了下,确定下一趟车还有好几分钟进站,便帮老人提起了行李。“老人家的连声感谢,让我心里暖暖的。”(王伟)

(责编:田少星、闫妍)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