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综合报道

服务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群体,但专业人才后备不足、流失率高

海南社工缺口大 现实难题待解

业内人士建议,尽快出台配套文件,建立合理的薪酬机制和人才激励机制,并进一步培育发展社工机构

2019年06月20日08:27  来源:《工人日报》

6月5日,天刚蒙蒙亮,24岁的陈亚乔就起床了。她每天要从海口东面出发,穿过市区,到位于海口南面接近澄迈县老城的海南省托老院工作。

陈亚乔是一名社工,她和另外两名同事一起,负责海南省托老院老人精神、心理、情绪方面的抚慰、调节等工作。

如今,还有不少像陈亚乔这样的社工活跃在海南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留守儿童、随迁子女、空巢老人等各种深层社会问题凸显,在政府公共服务不足的情况下,社工正在成为加强社会治理的有益补充。按国际标准,每千人中应有2至2.5名社工,拥有230万人口的海口约需社工2300多人,然而,截至2018年,全海口社工人数196人,其中持证的专业人才仅82人,缺口巨大。

仅有82名持证,社工缺口大

“想招个专业社工真不容易啊!”6月10日中午,位于海口市龙华区金贸街道的金海社区居民委员会稍显冷清,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在值班,其中一名志愿者正忙着整理奖励给志愿者的礼物。据了解,金海社区隶属于龙华区金贸街道办事处,辖区共有30个住宅小区、5家住区单位、1所小学,常驻人口7568人。2015年10月,金海社区在海口市龙华区民政局的支持下,购买社工服务,开展各项志愿服务活动。

“这几年,我们在留守儿童、空巢老人、家庭沟通方面开展了不少工作。”在海口市龙华区滨濂北社区负责人陈小月看来,如今,从国家到地方已形成一个共识,社会能做的,都交给社会做。

2015年,该社区通过走访和调查发现,该社区小学一般下午四点半放学,但有一些家长通常是下午6点才下班,为了保障小朋友们在这“空窗期”的安全和学习,就组织社工和部分全职妈妈组成“社工+家长志愿者”的服务模式对小学生进行课业辅导、开展青少年文体活动等。目前,课堂已开办8期,得到了社区家长们的认可和欢迎。

海口市共有8家市级社工组织,社工服务已覆盖全市4个区、部分街道及部分社区。每年,海南民政部门投入上千万元购买各种社会服务,催生对专业社工的巨大需求。然而,来自海口市社会工作者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全海口社工人数才196人,其中只有82人持证。

“今年,根据社区居民的需求,我们又承接了入户探访、义诊、科普等便民宣传活动,可现在社区都是注册志愿者多,专业社工才2个,忙不过来!”在陈小月看来,社工的发展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象征,随着海口经济社会建设的全面发展,市内很多职能部门其实都需要专业的社工人才,然而,目前海口社工人才紧缺,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社会工作的开展。

人难留,工资和认可度“双低”

记者走访发现,一方面社工缺口大,但另一方面,社工的门槛并不低。此前,在海口市社工专场招聘会上,提供了100多个就业岗位,最终只有20多人符合要求。据了解,社工从业人员一般要求具备社会工作、心理学或社会学等专业背景或持有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的专业资格证书。

海口市社会工作者协会秘书长王钰告诉记者,获取社会工作师资格证书需要通过相关职业考试,然而,海南每年这项考试的通过率并不算高。2017年数据显示,海南全省有500多人报名考试,但只有58人合格。即便考证合格,很多人还是没有进入社工行业,而是去了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地方。

“目前全市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对社工行业认识不到位等问题,对考取了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证书人员的激励机制尚未在全市铺开,这也延缓了我市社工事业向前发展的步伐。”王钰说。

2017年取得社工专业本科学位的黄云,在从事一年社工工作后就转行开了花店。“真正入了行才发现,做社工绝不是想象中那么轻松。”黄云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家庭服务部只有2名社工,但根据指标要求,他们一年需完成近100次小组活动、16个个案服务、300户上门探访和120次电话探访。

而工作压力大并非是她和同事感觉“社工难做”的主要原因,社会认可度低、薪酬低等老问题并未随着“社工热”而改善。

按照业内标准,海口市一名普通社工的月薪大约在3000元至3500元之间,根据社工的学历、工作时长、是否持证等不同标准而有所起伏。

“看不到自己的价值增长,现在每月拿三四千元,三五年后或许还是拿三四千元。”黄云说,这个工资水平对于一个刚入门的人或许尚有吸引力,但却很难留住有经验的老社工,工资的“天花板效应”是导致社工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

此外记者发现,海口本地高校中,仅有一所高校设置了社会工作专业,从而导致了社工后备人才不足。同时,目前海口社工行业经费完全依赖政府,除社工薪酬低外,还存在工作不稳定,机构发展良莠不齐难于吸引到人才等原因。

行业发展离不开政策支持

虽然社工行业当前存在不少问题,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个行业的前景依然清晰。

“希望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为社工提供更多岗位,不仅能够吸引人才的到来,还能留住人才,更好地为需要的人提供服务。”在黄云看来,政府部门要出台相应政策,形成一套科学、合理、高效的公共服务定价机制,充分合理地考虑将社会组织的人力成本纳入购买价格,避免因定价过低而造成社会组织生存困难,不利于留住人才。

与黄云的建议相似,社工王亚慧也希望社工行业能有政策支持。她认为,“政府购买服务”是未来社工服务的发展方向,既可以提高政府效率,又可以为社会提供更好、更专业的公共服务。

“行业发展如酿酒。”王钰则认为,社工是一个以价值观为核心的行业,需要时间的积累和沉淀,来实现循序渐进、自上而下的发展。“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制定出台有关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及志愿者队伍建设相关配套政策文件,为加快推动社工事业发展提供政策保障。”

王钰表示,有关部门将全面落实在职在岗社会工作人才全员教育培训计划,鼓励引导从业人员参加职业水平考试,加大财政投入,建立合理的薪酬保障机制,并建立人才激励机制,提升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职业声望和社会地位,让社工这份职业成为“香饽饽”。

不仅如此,“有关部门还应进一步培育发展社工机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公益创投、资金资助、落实税收优惠等措施,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兴办民办社工机构,发挥好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作用。”王钰说。(记者 吴雪君)

(责编:田少星、程宏毅)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