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工作的每一天几乎都在“赶跑”中度过,用冲劲和韧劲不断为楼宇非公企业工会改革趟路——

基层工会工作者的“12小时”

钱培坚

2019年10月10日08:28  来源:《工人日报》

如果说“顾村经验”是上海非公企业工会改革的先驱,那么,“南东样本”或许就是上海楼宇范围内非公企业工会改革的示范。

近日,讲起“南东样本”的打造,上海黄浦区南京东路街道总工会副主席黄宪祖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走访企业、服务职工、解决难题,工会干部们工作的每一天几乎都在“赶跑”中度过,用冲劲和韧劲不断为楼宇非公企业工会改革趟路……

上午9:00

走到职工身边,“转活”楼宇工会工作室

上午9点,黄宪祖和同事们已经来到一座楼宇里,跟职工熟络地打着招呼。

南东街道工会干部们的一天大多都是这样,从走访企业开始。

南京路,是老上海人眼中的“上只角”,新上海人视其为“高大上”的代名词,不仅坐拥世界闻名的商业步行街,更有众多的商务楼宇,积聚着各行各业的就业群体。纷繁复杂的情况,让街道的非公企业工会组建工作如同“徒手捏散沙”。

促建会是工会干部们面对的第一道难关。为了摸清企业和职工需求,黄宪祖和同事们挨家走访,了解企业发展情况、职工工作情况、工会工作开展情况等。

在多年探索中,南东街道总工会在楼宇中建起8家工会工作室。楼宇工会工作室发挥了“鲶鱼效应”,辐射辖区内的60余幢楼宇,探索出一条以工作室为载体打通联系服务职工“最后一公里”的有效路径,深化了南东街道非公企业工会改革2.0升级版。

“探访”楼宇工作室也是黄宪祖和同事们的常规动作,他们走到职工身边,面对面了解职工需求。

在“京城驿站”工作室内,黄宪祖发现,有一名女职工常来服务站借书,参加沙龙活动。“这类职工很喜欢工会组织的活动,那么,为什么她所在的企业没有建会呢?”带着这个疑问,他趁活动间隙询问她所在企业建会事宜。在了解到企业方面没有建会意识的情况后,黄宪祖立即走进这家企业进行宣传,很快,这家企业便在25名职工的要求下建立了工会组织。

目前,南京东路街道总工会已累计建立区域、行业和楼宇联合工会55个(家),覆盖51幢商务楼宇,辖区建会308个(家),覆盖职工4.51万名。

下午14:00

激活“空壳工会”,维护职工合法权益

“黄主席,又是这家企业,这已经是本月他们第3次避而不见了!”吃过午饭,黄宪祖收到街道工会社工发来的信息。

工会社工说的这家企业,成立于2008年,约有70名职工。虽然企业建立了工会,但企业经营者一直抵触工会,企业对于工会经费缴纳也是“能躲则躲”,导致职工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工会组织不仅要建起来,还要转起来、活起来,然而,建会后不能正常运行的“空壳工会”在一些非公企业中不同程度地存在。对此,黄宪祖总结出一套激活工会活力的办法。

收到工会社工信息后,黄宪祖立即与跟街道总工会合作的上海三石律师事务所沟通。下午2点,根据律师建议,黄宪祖向这家企业发出工会经费催缴律师函:依据这家企业成立工会至今未缴纳工会经费的事实,告知企业应缴工会经费的数额,明确了《工会法》的法律效力,同时,要求企业在一定时限内与上级工会协商解决此事。“如果企业拒不拨缴工会经费,我们就将‘以上代下’向法院申请支付令或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不到两个小时,这家企业工作人员便联系黄宪祖,告之今年的工会经费没有纳入企业预算内,老板不同意缴纳。黄宪祖告诉对方:不缴纳和缴不足是两回事,如果企业确有困难,街道总工会也会考虑企业实际情况采取适当措施。

最后,这家企业补缴了9.08万元工会经费,工会活动得以正常开展,维护了职工权益。

晚上21:00

从“黄主席”到“黄老师”,社工有了“职场导师”

“黄老师,这家非公企业跑不进去,咋办?”“黄老师,行业工会联合会有人数限制吗?”……晚上9点,虽然早过了下班时间,但南东街道工会工作微信群里还不断弹出对话,工会社工们正在向黄宪祖请教工作中的疑问,黄宪祖则逐一耐心解答。

这位在街道工作了19年的“老工会”之所以赢得大家的信赖,源于这些年他对工会事业的不断探索和付出。从破解工会工作瓶颈问题,到引导企业职工体制外入会;从首创南东区域性工会经费托管服务中心,到“上代下”主动保障职工合法权益……在工会改革的道路上,黄宪祖和同事们不断探索好经验新做法。

2018年9月,在黄浦区总工会指导下,南京东路街道总工会以黄宪祖的名字命名了以“非公企业工会运作创新”为内涵的劳模创新工作室,从此,黄宪祖多了一个头衔——黄浦区各街道工会社工的“职场导师”。

“在非公企业工会改革2.0的当下,既要有全市工会系统内的‘外援’,也需要强有力的‘内援’队伍支持。所以,强化街道工会社工的能力迫在眉睫。”在上海工会管理职业学院工运研究室老师孙岩看来,设立工会社工“职场导师”极具现实意义。

(责编:程宏毅、艾雯)

全总简介

法律法规

工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