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中國工會新聞
中國共產黨新聞>>中國工會新聞>>各地工會及產業工會

加強基層工會建設調研行:在“凍土層”播下種子

2016年12月13日09:11  來源:《工人日報》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在外資企業組建工會、推行工資集體協商,就像在“凍土層”播種。晚春播下的“種子”,到冬季才“發芽”——個中滋味,錢華曾深有體會。

錢華當選康明斯發電機技術(中國)有限公司工會主席后,燒的頭把火就是“向管理層發出工資協商要約”。

當時,《無錫市企業工資集體協商條例》頒布,工資集體協商工作在該市被納入法制化軌道。

2011年初,全國總工會下發《關於推動世界500強在華企業建立工資集體協商制度的意見》。坊間普遍認為,世界500強在華企業可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新吳區(時為無錫新區)是世界500強企業的聚集區,康明斯發電機技術(中國)有限公司1996年2月落戶於此。“2005年公司工會成立時,新區已經在開展工資集體協商,公司第一屆工會委員會想做成此事,但未能如願。”初生牛犢不怕虎,錢華接棒了。

要約發出了,有動靜卻在4個月后。趙茹梅到康明斯就職人力資源總監,她開玩笑說:“一來就被40多頁的要約書砸暈了。”

“資方和工會各有立場,當時就工資集體協商一事尚未建立起信任。”作為資方的主要協商代表,趙茹梅的角色看著挺像“三明治裡的夾心層”,但真正的角色是橋梁紐帶。她要做的是“引導與磨合,讓資方打消顧慮,同時與工會建立起信任關系﹔將工會思路與公司的發展引到同一層面,兼顧員工與公司利益”。

后來錢華才知道,按照集團在其他國家與工會工資協商的一貫思路和做法,如果處理不當甚至將可能影響公司高層對中國公司作進一步投資的決定。

企業總部的制約,往往是外資企業推行工資集體協商最硬的“凍土層”。融化“凍土層”的過程很艱難,錢華他們要向趙茹梅解釋要約書裡的每一項訴求,趙茹梅要向總部就工資集體協商作專題匯報。

區總工會的工資集體協商指導員王春媛見証了整個過程。

“康明斯的老工人和新工人各佔一半,新工人因與老工人同工不同酬流失率偏高,新老工人需求有較大差異,這是一個很大的分歧點。”王春媛說,協商的關鍵是,參考政府部門包括工資增長比例等數據的指導意見,結合企業實際經營狀況,確定一個相對合理的工資調整幅度。

“對外,向較早開展工資集體協商的公司取經,參加區總工會的培訓,觀摩其他外資企業工資集體協商推進會﹔對內,走訪員工家庭,了解經濟收入,掌握第一手的信息﹔委員會內部多次展開討論,確定協商策略和底線。”為了談判,錢華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

“這期間,壓力、顧慮肯定是有的,近700名員工都期待著呢。”錢華回憶。雖然區內的世界500強企業早已全部建立工會組織,但要真正發揮基層工會的作用,維護員工的權益,普遍建立工資集體協商機制非常關鍵。

企業行政方和工會代表正式進入談判,第一輪卻因工資漲幅比例、福利等問題沒有談妥。

一個禮拜后,再次談判,雙方各有讓步,達成統一意見。

緊接著,康明斯第二屆工會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召開。《企業工資集體協議》等三項協議通過。錢華作為工會首席代表與管理層首席代表當場簽訂協議。

康明斯是一個縮影。2013年9月,無錫新吳區內世界500強企業已全部完成工資集體協商簽約。率先實現世界500強企業雙建制“全覆蓋”的做法,被全國總工會總結推廣,也成為當年度無錫市“工會工作項目化管理”特優項目。此后,工資集體協商每年進行。截至11月底,區內56家世界500強企業已完成續簽工作。

康明斯在中國有30多家子公司,位於無錫新區的這家是目前該集團在中國唯一一家開展工資集體協商的子公司。

2016年冬天,錢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在世界500強企業開展‘雙建制’,對於工會人而言,還沒到畫上句號的時候。”(記者 陳俊宇 王偉)

(責編:閆妍、秦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