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中國工會新聞>>勞模風採

手工研磨精度達0.001毫米,全國“最美職工”魏紅權——

33年煉成“研磨大師”

2019年05月05日16:26  來源:湖北日報

圖為:魏紅權正在查看研磨機械零件是否達到“鏡面”精度。(記者 魏錸 攝)

經過細心研磨,2分鐘,原本普通的零件表面像變魔術般光亮如鏡,甚至一張小卡片上的文字也被鏡面反射得異常清晰。

4月16日上午,在中國兵器武重集團的車間廠房內,鉗工魏紅權彎腰弓步,正在均勻研磨一個高精度的零件。

“這很難嗎?不就是磨嗎?”湖北日報全媒記者隨手拿起一塊小零件,學魏師傅的樣子,使勁來回磨動,沒有出現任何鏡面效果。

“這個工作看起來簡單,實際上我全身都在用勁。”魏紅權說,掌握好技能,沒有竅門,也沒有捷徑,手藝都是磨出來的。

然而,他這一磨就是33年。今年,魏紅權榮獲全國“最美職工”和“全國五一勞動獎章”(4月30日報道)。

精度0.001毫米,機器猶不及

51歲的魏紅權,個頭不大,卻有一雙神奇的大手——

銑刨磨鑽、銼刮鋸斬,都是拿手絕活,特別是他的手工研磨功夫,更讓人嘆為觀止。

沒有標尺,不用儀器,單憑手上力道,他就能感知零部件尺寸的細微變化。一根主軸的設計精度要求達到頭發絲的十分之一,而魏紅權手工研磨的精度,卻達到0.001毫米,隻有頭發絲直徑的七十分之一,這是數控機床都難以企及的精度。

魏紅權說,機器只是人的延伸。現在,機械設備加工仍無法達到精度要求,隻有通過手工研磨來保証零件精度。

這精湛的手藝,得益於他17歲剛入行時的“魔鬼訓練”:直徑50毫米、厚度30毫米的金屬錠,用銼刀銼成邊長25毫米的等邊六邊形,每天銼8小時,3天才能完成1塊。

整整1個月,每天重復著同樣的工作,最終10塊金屬錠,讓他完全掌握了鉗工工作的力道與手感。

由於長時間與金屬部件、工具、機油打交道,魏紅權的雙手變得傷痕累累、粗糙而干燥。“無論生產什麼產品,人都是最核心的生產要素,沒有一流的技工,就沒有一流的產品。”魏紅權說。

近年來,他突破加工制造的瓶頸,解決和攻克多項高、精、尖的生產難題,推動著產品的技術升級和質量提升。每年為企業節約制造成本上百萬元,創造經濟效益上千萬元。

在平凡崗位上做最好的自己

在工作中,魏紅權也看到,我國在裝備制造行業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以及國內高技能人才的緊缺。“當年跟我一起進廠的120名工人,如今剩下不到40人。”魏紅權說。

為讓關鍵技術得以傳承,2014年,他將自己多年的加工技術進行總結,提煉成多套便於學習和操作的方法,在公司內部宣講、推廣。如今,魏紅權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他先后帶徒10余人,分配在各個裝配車間。“研磨了33年,覺得這份工作枯燥嗎?”“從未覺得枯燥,相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因為熱愛吧。”面對記者提問,魏紅權腼腆地笑了。

過去幾年,隨著魏紅權的名氣越來越大,不少私企用高薪和住房邀請他加盟。但他沒有動搖,最終選擇了堅守,堅守職業操守,堅守自己的工匠夢。

在談到工匠精神時,他說:“工匠精神就是要追求完美,對自己的職業有執著追求。要有鍥而不舍的精神,堅守崗位,努力奮斗,在平凡崗位上做最好的自己”。(記者 黃璐 通訊員 謝文哲 實習生 李寧)

(責編:王楠、閆妍)

全總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