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中國工會新聞

一次“高言值”的模擬協商

西安市總工會開辦專題培訓班 “實戰”中破解不敢談、不會談

2019年10月08日08:30  來源:《工人日報》

西安市總工會集體協商競賽選拔賽現場。

一段時間以來,為了迎接全國首屆城市工會集體協商競賽,以比拼協商技巧為主要內容的技能競賽正在各地工會如火如荼地展開。將集體協商引入勞動競賽賽道,不僅是破解不會談、不善談的有效路徑,也通過培訓、觀摩、競賽相結合的方式讓各地工會干部有了一次交流“充電”的機會。

隨著新業態就業群體人數的增多以及職工利益訴求的不斷變化,集體協商的內容、方式也相應出現了新變化。圍繞“談薪”目標,不僅談的內容越來越精細、越來越精准,談的方法也越來越科學、越來越專業。

眼下,一個個別開生面的模擬集體協商現場,不僅展示出了目前工資集體協商的技術含量,也為未來工資集體協商談什麼、怎麼談提供了更多的“方法論”。

——編者

一邊是工會主席領著3位職工代表有備而來,一邊是公司經理帶著3位中層嚴陣以待,每個人都捧著一個本子、捏著一支筆。各自理了理面前寫滿標記的材料,大家的表情都十分嚴肅,氣氛略顯緊張。背后大屏幕上的關鍵詞透露出主題:集體協商。

雙方坐定,相互打量,有人輕聲說了句“開始”后,企業方首席代表,經理淵晨蔚首先發言:“公司成立14年來,前9年快速增長,一直是行業老大,但在2012年后,被兩家公司超越,現在競爭激烈,價格走低,但無論如何,公司還是願意與職工分享發展成果的。”

職工方首席代表、工會主席何方接過話茬:“我們希望協商今天就能有結果,而不是以后再談。”

一場“高言值”的工資集體協商談判就此開談。

情理兼具的模擬演練

職工代表王皓以情動人:“快遞小哥為了保証快件不被淋濕,用自己的衣服遮住了快件……”他講了兩個小故事,表達的核心意思是:公司發展是一線員工辛勤付出的結果,但是現在的薪酬有些偏低。

人力資源部部長榮婧回應道:“受大環境影響,現在各項工作都很困難,但公司已經努力做了大量關愛員工的工作。”

職工代表王璽娟拋出兩項訴求:將中晚餐補貼從每天8元提高到20元、節假日發放200元福利,在陳述具體理由時,她也打出了感情牌,“當你們都回家睡覺了,我們還在做當天的收尾和明天的准備工作。”

“物流配送是勞動密集型企業,我們的人工成本高達44%,而公司去年利潤微薄,增加待遇可能會使企業運轉不下去。”

“我們不是在送快遞,就是在去送快遞的路上。”

“夜班津貼是有法規依據的。”

……

雙方唇槍舌劍、你來我往。如果不是看到“西安市總工會工資集體協商培訓班”等字樣的提醒,會真的以為這是一場工資談判。

實際上,這是日前西安市總工會舉行的以模擬演練為核心的工資集體協商培訓班現場。在為期一周的封閉培訓中,53名來自各基層單位的工會委員、集體協商專職指導員,在西安職工大學經歷了強化學習和兩輪、9場模擬談判演練。

破解不敢談、不會談

“目前,西安市各類企業普遍缺乏工資協商談判人才,不敢談、不會談的問題突出,因此我們對症下藥,組織了這次培訓,一方面解決理論、方法問題,另一方面著重實戰演練,通過模擬談判,親身體驗,積累經驗,為全市深入開展集體協商培養骨干人才。”西安市總基層工作部部長許麗告訴工人日報記者。

西安市總工會請來了專家、教授、律師為學員講授相關基礎理論、財務管理、法律法規知識,專題培訓了集體協商流程、實操、策略與技巧等內容。

為了讓“談薪”的過程更有針對性,培訓班還找來了虛擬公司的詳細資料——某快遞公司自2005年成立以來的經營發展狀況和近年來在激烈競爭中效益下滑的情況,豐富的數據、圖表顯示了公司的基本狀況、員工構成、薪酬體系等關鍵信息。

模擬案例還給出了談判雙方的協商議題。職工方包括:提高特殊節點的工價或加班費、建立高溫及低溫補貼、為職工購買意外傷害保險等5條﹔企業方包括:加強對職工的教育引導和素質提升、關心關愛職工個人生活。具體目標則需要學員根據虛擬情況自行確定,並從中尋找充分的理由,通過現場談判爭取達成目標。

53名學員全部參加了模擬演練,7場談判“實戰”讓每個人親身體驗了談判前的調查研究准備、確定具體議題、組織啟動協商、使用談判技巧、實現協商雙贏等環節。一位學員說:“親身體驗后,我們每個人回到崗位上,都可以獨立組織啟動企業的集體協商了。”

共贏的談薪“實戰”

模擬演練以競賽方式進行,7場談判從53名學員中選出16強,然后又通過兩場決賽選出8強。經過幾場“實戰”和觀摩,參加最后一場談判的學員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因而模擬出的集體協商談判也最精彩。

雙方握手入座,簡要開場白后直奔主題。

“職工代表”劉瑩提出的訴求理由充分:“快遞員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人均送件80∼200個,行程60公裡以上。”她提出的目標也更細致嚴謹:“可以採取階梯式加班費,100∼200件的上調15%,200件以上的上調20%。”

“經理”朱杏利也不含糊:“公司進入微利時代,去年銷售收入增加200萬元,但利潤卻在下降,僅92萬元,無法再上調薪資。”

劉瑩據理力爭:“不是調整,只是提高加班費﹔而且,與制造業必須經銷售才能實現利潤不同,快遞業隻要有活干就會產生利潤。”

朱杏利拿出具體數據:“提高加班費一項就需要58萬元,而去年總利潤才92萬元,公司怎麼提高啊?”

……

最終,經過激烈的談判,盡管提高加班費的訴求被駁回,但冬夏發放低溫、高溫補貼,為員工購買意外傷害保險,年度體檢增加女職工特殊科目等訴求得到了支持。雙方均表示“實現了共贏”。

“用數據和事實說話,對信息整合充分、包容性強,能夠換位思考,是兩場協商談判的亮點。”陝西知名集體協商專家馬孝正點評道:“最后一場,企業方使用了“冰點”技巧——今年不搞工資調整,其實職工也可用此技巧,用員工流失嚴重、不漲薪隻會更加嚴重來回應﹔協商代表分工不分家,角色應該相互配合、呼應。”

西安市總工會副主席童帥表示,這次培訓以賽代訓,決出的8強將在進一步培訓后,代表陝西參加全國首屆城市工會集體協商競賽。

(責編:程宏毅、艾雯)

全總簡介

法律法規

工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