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中國工會新聞>>勞模風採

南京博物院文保所原所長王勉——靜心打磨 修舊如舊

記者  施  芳攝影報道

2020年06月24日08: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絕活看點】

清洗、拼對、粘接、補配、找平、做色、仿釉、做舊……每一道工序,無不需要匠人的全情投入。從業47年的王勉曾為南京博物院、首都博物館、圓明園等修復古瓷器,憑借多年練就的一雙慧眼,他能快速判斷碎瓷片的器形,並通過細密精巧的各種手段,讓它們獲得新生。

左手小心地扶著一件清代青花纏枝蓮紋瓷繡墩,右手拿著砂紙慢慢地打磨著,王勉(上圖)不時停住手,凝神打量著紋路的走向,手指輕輕地在瓷器表面摩挲著……

“這是找平。一定要處理到手摸上去很平整,感覺不到粘接縫的存在。”王勉輕聲地說,目光始終沒離開繡墩。很難想象,眼前這件逐漸成型的瓷器,不久前還只是一堆碎瓷片。“一共有132塊碎片,最小的比指甲蓋還小,許多碎片互不相連。”

“圓明園出土的瓷器文物,幾乎無一是完整的。”王勉話語中透著惋惜。近年來,隨著考古工作不斷推進,圓明園出土了大量文物,其中僅瓷器碎片就多達10萬片。圓明園的瓷器都是官窯精品,對修復技藝的要求非常高。如何將這些歷經滄桑的瓷片恢復原貌?圓明園特意找來了業內頗有名氣的王勉。

“修復瓷器要經過清洗、拼對、粘接、補配、找平、做色、仿釉、做舊等多道工序,每一步都馬虎不得。”王勉告訴記者,“一般需要數月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修復好一件瓷器。”

要從一大堆碎瓷片中拼對出一件器物,非常考驗修復者的眼力,“每種器物的形狀和紋飾,包括各個部位的厚薄都不一樣,靠近火口和背面的顏色也略有差異。隻有熟悉了這些情況,才能正確拼對。”

憑借長期積累的經驗,王勉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能夠快速判斷碎瓷片的器形。他曾應邀到外地幫助修復瓷器,工作人員拿來一個筐,裡面裝著一個包裹著上百片碎瓷的土疙瘩。王勉仔細看了一下,當下就判斷其中有3件陶瓷,高度大約21厘米。修復之后,果然是在嶺南地區首次發現的“豆”(盛東西的器物),高21.5厘米。大家都對王勉的眼力和修復技藝贊嘆不已。

王勉修復古瓷屬於“半路出家”。他曾是一名炮兵,1966年復員后進入南京博物院工作,幾乎把博物館的工作都干了一遍。1973年,他向館領導表示對文物修復感興趣,從此開始了近半個世紀的瓷器修復生涯。

為了學好這門手藝,王勉除了去北大高級進修班學習,到上海博物館拜師學藝,更多的是日常觀察和思考。王勉的工作桌上鋪滿了各式各樣的工具,光自制的刻刀就有10多把。“瓷器上的暗花有粗有細,寬窄不一,刻刀的樣式得根據紋飾來定制,這樣用起來才稱手。”

對殘缺不全的瓷器來說,補配是關鍵一步。“這是繡墩現有的花紋,依照中國器物對稱性的特點,我們先用膠和瓷粉的混合物去造形,然而再一一描出殘缺的花紋,每一筆都不能出錯。”王勉說,修復文物不能主觀臆想,要有根據。如果器物某個部分缺失了,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器物,也可以參考歷史資料,適當進行修復,否則就是對文物的傷害。憑借著高超的技藝,王勉曾將一件元代青白釉觀音坐像缺失的9根手指成功復原,修復的部位與原物渾然一體。

之后的做色、上釉、做舊環節,其中門道也很多。“譬如,龍泉窯的青色釉釉層很厚,青白釉釉層較薄,三彩的色彩則有流動的感覺,這在做色時全靠經驗去掌控。古瓷器年代久遠,不可能像剛出窯時一樣光亮,這就需要通過拋光等方式來處理,甚至原有器物上的斑點都要還原,以達到修舊如舊的目標。”

“修復師是雜家,歷史、美學、書法、繪畫、物理、化學都要學。”王勉說,為了便於學習,他60多歲開始學用電腦。1941年出生的他已年滿79歲,如今每接手一件工作,他仍要先上網查閱大量資料,做足功課。“老院長姚遷曾叮囑我們要做知識型人才,不要滿足於簡單的修修補補。”

“靜心”,這是交談中王勉常用的詞,正如他工作時的狀態:在辦公桌前一坐就是半天,滿腦子都琢磨著如何把手頭的活干好。“博物館的瓷器修復之后能讓更多人欣賞,這很有意義。”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24日 06 版)

(責編:宋美琪、程宏毅)

全總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