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中國工會新聞

在塔克拉瑪干沙漠,有近100對沙漠夫妻駐守在石油廠站,樂觀而堅韌地工作和生活在一起

“我們還可以在這裡奮斗30年”

2020年08月24日13:49  

閱讀提示

作為國家能源生產基地,塔克拉瑪干沙漠北緣的西北油田採油一廠,自然環境十分惡劣,常常會刮起沙塵暴,一刮就遮天蔽日。這裡有近100對夫妻常年堅守,有的從事油藏開發,有的駐扎在採油小站,互相支持。

7年前,西南石油大學的碩士研究生何寅與郝洋畢業了,一對戀人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朋友想幫助他們到南方的大城市工作,他們最終選擇了塔克拉瑪干大沙漠。

到沙漠的第一天,二人記憶猶新:周圍除了油井,就是幾個廠房和一些生長在馬路旁的沙棗樹,顯得異常孤單,其余就隻有一望無垠的大漠。

“我是婦唱夫隨”

“老公,家裡有我照料呢,你安心工作,過幾天我就趕回單位了。”遠在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的S112班採油工杜雲,收到來自妻子的短信,不禁留下了熱淚。岳母突然去世,他竟沒能趕回去見上老人最后一面。11年前,22歲的杜雲從青海來到西北油田,見到一望無際的大漠戈壁,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經過一番心理斗爭后,他還是堅持了下來。

S112班是採油一廠最偏遠的一個班組,距廠裡大約200公裡的路程,駐地就像一隻小船,孤身停泊在大漠沙海深處。這裡有28口油水井需要管理,2018年底,杜雲的妻子張國萍來到這裡,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實習,她一次考核過關,很快當上了採油工,這給選擇堅守沙漠的杜雲,吃了一顆定心丸。

對於何寅與郝洋的選擇,也有人問夫妻倆:“你們當時為啥不選擇去環境好點的地方?”“我的專業是油氣田開發,在這裡才好派上用場。” 郝洋笑著回答。丈夫何寅則附和說,“我是婦唱夫隨”。

工廠裡有哈薩克族、回族、維吾爾族等各族職工,回族職工馬剡,因毛發濃重,同事們便給他起了親切的外號“馬大叔”,實際上他今年才30歲,是工程技術室的副經理。由於整天把精力放在工作上,馬剡曾一度成為廠裡的“老大難”。后來,哈薩克族姑娘楊陽的出現改變了馬剡,楊陽高挑的個頭,長得清秀、漂亮,一走進採油一廠的大門,便引起了“馬大叔”的高度關注。“馬大叔”猛烈的愛情攻勢,終於感動了楊陽,2014年6月,倆人喜結連理,也成了一對沙漠夫妻。

既是好夫妻,也是好搭檔

夫妻之間,崗位不同,專業不同,大家一起學習,一起進步。

在開發研究所,郝洋是氣藏室主任,負責凝析氣藏的研發,何寅在工藝室,負責機抽井的工藝措施。夫妻二人,一個管地下,一個管地上,各展所長,互相配合,相得益彰。

比如,郝洋每次在工作中遇到油藏數字推理方面的難題,何寅都幫她分析論証,在他的幫助下,郝洋和同事建立了以效益評價為基礎的數字模型,指導油藏開發,優化措施150多井次,增油20多萬噸。

何寅在制定機抽井增產增效措施前,也常會征求妻子的意見,他通過對油井結蠟、杆柱偏磨等機理的研究,提出了一套科學精准的油井故障判斷方法,廣泛應用於施工現場,效果顯著。“何寅和郝洋,既是一對好夫妻,也是一對好搭檔,她們敢於挑戰難題,敢於攻堅碰硬,是年輕技術人員的榜樣。”開發研究所黨支部書記胡歧川說。

張國萍把六歲的孩子交給婆婆照顧,跑到這裡,一是給丈夫做個伴,二是趁年輕學點技術。如今她也如願以償。夫妻倆被安排到托甫13站上班,杜雲既是丈夫,又是師傅,他教妻子調流程、看壓力,妻子的業務水平提升很快。

工作中他們取長補短,互相提醒,從沒發生過意外。“杜雲小兩口干活踏實,點子也多,隻要他倆合作,沒有拿不下來的工作。”提起這對夫妻,班長張力贊不絕口。“托甫13站的外輸液量每日達2000余噸,必須時刻盯緊每道流程、每個環節,否則會影響生產。” 張國萍認真地說。

同事就是親人

常年在大漠,最牽挂的還是千裡之外的那個家,最擔心的也是聯系不上家人。“前些年沙漠裡沒有信號,電話也打不出去,有一次,父親病了,想問問情況,就是沒法聯系,急得直掉眼淚。現在好了,上個月廠裡給我們托甫區塊安裝上了4G信號塔,可以和家人視頻了。”杜雲說。

在遠離家人的大漠中,同事們就是親人。楊陽在規劃研究室工作,業余時間,她常給大家講一些哈薩克族的風俗習慣,讓大家更多了解這個“馬背上的民族”。大家在一起聚餐時,同事們也都很照顧她的生活習慣。馬剡也在茶余飯后,把自己成長的故事分享給大家。

每年的開齋節,單位同事都要喊上馬剡楊陽一起包餃子、拉家常,這讓他們找到了家的感覺。由於性格開朗,小兩口有了許多漢族好朋友,他們之間經常互相幫助。

有一次,一位漢族同事的母親突發疾病住進了醫院,正趕上小兩口在烏魯木齊休假,由於同事一時趕不回,兩人便輪流擔負起照顧老人的責任,開藥、送飯,一連忙了好幾天。 老人感動地說:“他倆就像我的孩子一樣啊!”

盡管工作條件逐年改善,但沙漠中的工作和生活依然有許多要克服的困難。郝洋得了腰椎間盤突出,仍然廢寢忘食。

女兒出生時,何寅因工作在外沒能及時趕回,為此頗為愧疚。但郝洋卻能理解並安慰丈夫:不用擔心,有我呢,安心工作就好。

沙漠的艱苦沒能消磨兩個人的斗志, “我們今年才30歲,還可以在這裡奮斗30年,為祖國獻30年石油。”郝洋說。(記者 孫喜保 通訊員 孔守曾 邵密迦)

來源:工人日報

(責編:程宏毅、孫爽)

全總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