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综合报道

职工呼吁涨薪愿望迫切,企业感叹负担重压力大。代表委员追问——

一线工人涨工资钱从哪里来?

2015年03月10日10:12  来源:工人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全国450万名保安,工资大多在当地最低工资水平线徘徊。”3月8日上午,在北京代表团的分组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海淀分公司副经理朱良玉“喊话”,希望政府、企业多想想办法增加保安收入。

会议结束前,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公安局原局长马振川特别申请一个发言机会:“我支持老朱的呼吁,一定要给这个群体提高工资。待遇太低,不利于职业队伍的稳定。”

两位代表的呼吁,引发了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总工会主席梁伟的共鸣。在随后两天的小组会议上,他都提到了“涨薪”的话题:“要特别关注一线职工、基层职工、农民工工资增长的呼声。通过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加大社保投资的方式,来实现工资小步快跑、逐年增加。”

记者注意到,工资收入历来是全国两会的热门话题。今年,在经济新常态及国家提出注重发挥消费在推动经济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的背景下,“涨薪”的话题更加引人关注。全国人大代表、邯郸市环卫工人闫光华带着为环卫工涨薪的建议走进两会:“一线工人收入低、生活成本大,不涨工资,怎么敢消费、花钱?”

一线职工呼吁涨薪愿望迫切,但另一面,企业同样承受着压力,被工人涨工资“钱从哪里来”的困惑所笼罩。

据悉,自2010年开始,外出农民工人均月收入都是两位数增长,2011年增速达到最高值,同比增长了21.2%。此后增速有所回落,2014年降到了9.8%——全国工资增速整体放缓,部分地方和企业工资甚至不涨反降。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大众发动机厂维修科技术总监徐小平给记者讲了一个例子:一家企业引进设备后劳动生产率提高了,加上行业不景气,经济下行压力大,为了不裁员,只好采取轮休方式,“以前两个人干的活,现在只要一个人。你干半个月,我干半个月,工资也就随之减半”。

这类似于“温水煮青蛙”,徐小平代表说:“工资一点点往下降,谁熬不住,谁先走。”

徐小平代表讲的并非孤例。实际上,在山西、河北、辽宁等地的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和煤炭等行业化解产能过剩的深度调整中,“保工资”也面临很大压力。全国政协委员、开滦煤矿董事长张学文坦言,去年以来,煤炭行业职工收入降低10%左右,但开滦煤矿的降幅为4.5%,“一线职工的收入不能再降了”!

几天来,代表委员们建言献策,为企业谋效益、为职工找“钱”途,同时呼吁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留出更多利润空间用于员工加薪。

一线工人涨工资钱从哪里来?本报记者将对这一话题追踪报道。(记者康劲 孙喜保 杜鑫)

(责编:闫妍、权娟)
新闻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