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各地工会及产业工会

加强基层工会建设调研行:在“冻土层”播下种子

2016年12月13日09:11  来源:《工人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在外资企业组建工会、推行工资集体协商,就像在“冻土层”播种。晚春播下的“种子”,到冬季才“发芽”——个中滋味,钱华曾深有体会。

钱华当选康明斯发电机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工会主席后,烧的头把火就是“向管理层发出工资协商要约”。

当时,《无锡市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条例》颁布,工资集体协商工作在该市被纳入法制化轨道。

2011年初,全国总工会下发《关于推动世界500强在华企业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意见》。坊间普遍认为,世界500强在华企业可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新吴区(时为无锡新区)是世界500强企业的聚集区,康明斯发电机技术(中国)有限公司1996年2月落户于此。“2005年公司工会成立时,新区已经在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公司第一届工会委员会想做成此事,但未能如愿。”初生牛犊不怕虎,钱华接棒了。

要约发出了,有动静却在4个月后。赵茹梅到康明斯就职人力资源总监,她开玩笑说:“一来就被40多页的要约书砸晕了。”

“资方和工会各有立场,当时就工资集体协商一事尚未建立起信任。”作为资方的主要协商代表,赵茹梅的角色看着挺像“三明治里的夹心层”,但真正的角色是桥梁纽带。她要做的是“引导与磨合,让资方打消顾虑,同时与工会建立起信任关系;将工会思路与公司的发展引到同一层面,兼顾员工与公司利益”。

后来钱华才知道,按照集团在其他国家与工会工资协商的一贯思路和做法,如果处理不当甚至将可能影响公司高层对中国公司作进一步投资的决定。

企业总部的制约,往往是外资企业推行工资集体协商最硬的“冻土层”。融化“冻土层”的过程很艰难,钱华他们要向赵茹梅解释要约书里的每一项诉求,赵茹梅要向总部就工资集体协商作专题汇报。

区总工会的工资集体协商指导员王春媛见证了整个过程。

“康明斯的老工人和新工人各占一半,新工人因与老工人同工不同酬流失率偏高,新老工人需求有较大差异,这是一个很大的分歧点。”王春媛说,协商的关键是,参考政府部门包括工资增长比例等数据的指导意见,结合企业实际经营状况,确定一个相对合理的工资调整幅度。

“对外,向较早开展工资集体协商的公司取经,参加区总工会的培训,观摩其他外资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推进会;对内,走访员工家庭,了解经济收入,掌握第一手的信息;委员会内部多次展开讨论,确定协商策略和底线。”为了谈判,钱华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

“这期间,压力、顾虑肯定是有的,近700名员工都期待着呢。”钱华回忆。虽然区内的世界500强企业早已全部建立工会组织,但要真正发挥基层工会的作用,维护员工的权益,普遍建立工资集体协商机制非常关键。

企业行政方和工会代表正式进入谈判,第一轮却因工资涨幅比例、福利等问题没有谈妥。

一个礼拜后,再次谈判,双方各有让步,达成统一意见。

紧接着,康明斯第二届工会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召开。《企业工资集体协议》等三项协议通过。钱华作为工会首席代表与管理层首席代表当场签订协议。

康明斯是一个缩影。2013年9月,无锡新吴区内世界500强企业已全部完成工资集体协商签约。率先实现世界500强企业双建制“全覆盖”的做法,被全国总工会总结推广,也成为当年度无锡市“工会工作项目化管理”特优项目。此后,工资集体协商每年进行。截至11月底,区内56家世界500强企业已完成续签工作。

康明斯在中国有30多家子公司,位于无锡新区的这家是目前该集团在中国唯一一家开展工资集体协商的子公司。

2016年冬天,钱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世界500强企业开展‘双建制’,对于工会人而言,还没到画上句号的时候。”(记者 陈俊宇 王伟)

(责编:闫妍、秦华)
新闻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