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地方、产业工会

长沙天心区总工会一线工作法记事

2017年02月06日09:35  来源:《工人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春节前,湖南长沙市天心区青园街道办事处社会化工会工作者徐玲一直有些头疼:过了年,就又到一年一度“报项目”的时候了。“我每天都在琢磨,辖区内还有什么工会工作可以创新。”

等徐玲和天心区其他18位社会化工会工作者把挖空心思想到的项目报到区总工会后,就轮到区总工会主席肖时昴费脑筋了。“创客之家”“掌上工会”……自2015年推出项目化管理以来,所有立项的项目名称,全是他一个个想出来的。

徐玲和肖时昴的“烦恼”,源于天心区总自2011年开始实施的一线工作法:工作在一线开展、问题在一线发现、干部在一线锻炼、成效在一线展示。关于一线工作法的解释虽然只有短短4句话,但无论是徐玲这样的社会化工会工作者,还是肖时昴这样的工会干部,都为此走了一段很长的路。

先“混”个脸熟

“来啦,徐姐。”1月16日,徐玲到辖区内的北方物业湖南分公司工会走访,刚到门口,保安就热络地跟她打起了招呼。但在4年前,情况可不是这样。

2012年,徐玲从一名护士转行做社会化工会工作者,“来之前以为工作很轻松,不过就是在办公室接接电话。”结果才干一个星期,她就想打退堂鼓了。

按一线工作法要求,她要对青园街道里的企业、社区进行走访,了解工会工作开展情况。徐玲很快发现自己身处尴尬之中:抛开尚未建会的企业不说,即使像北方物业湖南分公司这样企业成立之初就已建会的企业,上到老总下到清洁工,都跟她“无话可说”。

当时,大部分社会化工会工作者都有与徐玲相同的感受。“和老板谈不上去,和年轻员工谈不下去,和年长员工谈不进去。”肖时昴打趣说。

没办法,徐玲只能硬着头皮一次次往企业跑,“就算是先‘混’个脸熟”。让她没想到的是,还真“混”出了效果。

2012年底,北方物业湖南分公司一名叫童新民的员工休假期间坠楼而亡,公司工会主席当晚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徐玲。了解到童新民生前加入工会并符合申请非工伤意外身故补助的条件,徐玲立即向天心区总进行了汇报。很快,由长沙市总下拨的2万元补助金交到了童新民家属手里。

这让在场的公司法人黎峰感到既意外又惊喜:工会作用真不小!他当场决定由公司出资5000元,向徐玲购买了100份职工医疗互助。

买职工医疗互助事小,自此以后,北方物业真正接纳工会,是徐玲更大的收获。

制度跟上来了,工作沉下去了

对天心区城南街道办事处社会化工会工作者陈杰来说,登录天心区工会网格化管理系统和填写《天心区“进社区、联企业、访职工”走访记录表》,是每天工作的必修课,也是考核他每月工作的硬指标。他开玩笑地对记者说:“跟你很像,我们工作时也是一半时间在路上,一半时间在案上。”

“一半一半”的工作节奏背后,是制度这根定时拧紧的“发条”。

2012年起,天心区总明确规定工会干部和社会化工会工作者每周至少两次走访社区、企业和职工家庭,详细填写走访记录表,并在每两周一次的例会上进行讲评。2014年,区总进一步推出工会网格化管理系统,要求把区内每家企业的工会信息都录入其中,并根据实际情况随时更新。用肖时昴的话说,制度跟上了,一线工作法才真的沉得下去。

多少有些被制度“推”着,陈杰和同事必须往一线走;但制度同时也帮了陈杰的大忙。

2015年初,城南街道辖区内一栋28层的写字楼正式启用。这让陈杰有些犯难:短时间内三四十家企业纷纷入驻,每家企业都得上门走访。按以往的经验,由于楼内小公司居多,常常出现整理了一大堆资料,数据还是一团糟的情况。“甚至有时刚把走访记录交上去,企业就撤走了。”

但陈杰很快发现,用上网格化管理系统后,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只要把写字楼现有企业数据录入系统里,走访一家,记录一家,有变化及时更新。如此一来一点鼠标,企业是否建会、建会后是否规范等信息都一目了然。而且由于系统具有共享性,数据的变化也能第一时间反映到区总和市总。

最终,经过3个多月的走访和记录,在天心区总的指导下,2015年7月写字楼内25家小企业建立了楼宇联合工会,涵盖会员近400人。将联合工会的信息录入系统后,陈杰松了一口气:“这样管理起来,就方便多了。”

凭着制度的推动,2016年,天心区工会干部、社会化工会工作者走访了企业近2600多家次,把建会、发展会员、困难帮扶等工作开展到最贴近职工的第一线。

完成了常规任务,肖时昴又琢磨着让一线工作法发挥更大的作用。一位企业工会主席无意间的一句话提醒了他:“每年应该有点新花样。”

天心区工会工作项目化由此产生。

走出来的创新

记者的来访,让天心区赤岭路街道新丰社区主任袁敏有点不好意思:服务中心“地盘”太小了。但就是在只有5间办公室的“地盘”上,她还为2016年在社区立项的“工会调解庭”腾出了一间办公室。

“要创新,靠的是平时走访的功底。”在赤岭路街道做了4年多社会化工会工作者的王雁对记者说。长期走访中,她注意到新丰社区的综合治理专干常常要调解辖区内的诸多纠纷,其中劳动纠纷占了多数。“不如申报个项目,做得更大些。”王雁向袁敏建议。这与袁敏想把纠纷调解“改造升级”的想法一拍即合,很快,“工会调解庭”项目落到了新丰社区。

为充实调解庭专业人员,在区总的协调下,社区先是请了辖区内湘康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邹浩做义务调解员;随后又与长沙理工大学法律系达成志愿服务关系,由学生对纠纷进行调查。

来了专业人士,调节效果立竿见影。袁敏记得很清楚,2016年8月,一位叫李婷的理发店员工因为怀孕,被门店以“理发店药水、发膏对孕妇不利”为由要求其离职。李婷不服,就找到了社区。

在普通人看来,理发店的理由并不是没道理,甚至连袁敏都觉得“很难调节成功”。但等到邹浩和法律系学生翻出《劳动合同法》“不能无故辞退怀孕员工”的条款时,理发店负责人当即表示接受调解,并为李婷安排了接待客人等较轻松的工作。

一年下来,新丰社区“工会调解庭”成功调解了纠纷11例。随着调解庭在社区内越来越为人所知,王雁明显感觉到工会的影响力也在增大:“一个成功调解案例的效果,比我进门入户宣传要好很多。”

靠着平时的走访功底,徐玲在北方物业湖南分公司开展了“掌上工会”项目,上线的微信公众号让公司600多名员工有了交流和表达想法的平台。两年下来,天心区共有47个工会项目顺利结项,根据项目的实施效果,区总每年还给予实施单位1万至3万元不等的补助资金。

在刚刚结束的2016年项目化初评中,“掌上工会”被评为了一类项目。正为新项目着急的徐玲半是高兴半是焦虑地说:“一线工作法,就是‘逼’着我们往前进步啊。”(记者 罗筱晓 方大丰)

(责编:闫妍、秦华)
相关专题
· 湖南
新闻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