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中国工会新闻
人民网>>中国工会新闻

农民工讨薪顺带讨起工程款

李丰

2014年04月17日08:27  来源:工人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4月15日下午,通往黎平县经济开发区入口的公路上,讨薪农民工讲述来龙去脉。

  “我们是仁义农民工,还我们血汗钱。”“我们是中国好民工,我们为老板讨薪。”……

  4月14日,本报记者接到贵州省黔东南州黎平县籍部分农民工打来热线,反映其在该县经开区工地上打工时遭遇欠薪长达一年之久,目前生活陷入困境。15日下午,记者赶赴该县进行采访发现,农民工自发帮着包工头讨起了工程款,同时纷纷自嘲是“中国好民工”。

  “我们也不愿意这样,是因为承建公司不给包工头钱,我们就拿不到工资。”对此,农民工无奈地告诉记者。

  “好心”的农民工:

  看不下去才帮忙

  4月15日下午3点半,通往黎平县经济开发区入口的公路上,十几位讨薪的农民工打破了工地上原有的秩序。

  “我们是中国好民工,我们为老板讨薪。”“我们是仁义农民工,还我们血汗钱。”……农民工们举起的一句句标语不禁让人感到疑惑,农民工为老板讨薪?“是的,我们给自己讨薪,也帮老板讨薪。”来自该州天柱县的农民工挖机班组长杨绍培忿忿地说,“2万元工钱,拖了我一年多。”他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2012年6月,杨绍培和几位同乡一起在园区工地上开挖土机,受雇于包工头谭书新、杨绍泽等人,起初,工资都能按时发放。然而在2013年元月以后,他们的工资就陆续出现了“卡壳”,有时一次只能领到一两千元。去年7月份后,他就再也没领到任何工资了。期间,农民工多次找到包工头讨要工资,却被告知,是承建方黔东南州江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没有及时划拨尾款,导致包工头无法发出工资。

  “家里的孩子上学要钱用,心里急呀。再说了,那是承建方和包工头的纠纷,为什么要我们农民工承担责任?”杨绍培告诉记者,去年春节前,心急的他和十几名农民工挨个去包工头家里堵门,可依旧没能领到工资。无奈之下,他们只得要求包工头在讨要工程款时必须带上一位农民工,以示监督。

  “不经历是真不知道,现在包工头要工程款原来跟农民工讨薪一样难。”杨绍培感叹道。一年来,他和包工头一共去了4次江佑公司,嘴皮子磨破了,最终只要来100多万元。“江佑公司总是说政府不拨款,他们也没钱。”

  讨了这么多次工钱,农民工们渐渐产生了疲倦感。后来,他们听说有两位包工头的妻子身患癌症,其中一位包工头被迫借高利贷为妻子治病,而另一位包工头现在家庭也陷入困难。于是,农民工们在决定讨薪的同时,顺带着帮包工头讨要工程款。

  就在记者采访时,工地现场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很多农民工告诉记者,在这片园区工地上,拖欠工资现象时有发生。

(责编:王飞飞(实习)、盛卉)